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我想我需要你

全世界最棒的贾回来啦!

奶油菌菇汤:

#原名玉米浓汤
#睡前故事。时间来不及了,我就把百粉点梗 @初阳 写了,虽然压上日记和题目了,但总觉得内容不太对……前面都是日记,我没时间打日期了(´-ω-`)




我他妈错了,真的错了。
————


难以置信已经过了这么久了,破纪录。我还记得上一次连续工作这么久还是替Jarvi(划掉)
我该去睡觉了,明天Pepper会来,她的尖叫实在难听。
————


Pepper说得对,其实这不全是我的错,不是吗?托尔他们不由分说的就打断了,不然按理来说已经成功了。
————


不——不,这就是我的错。
————


如果他能回来我会给他所有的权限,不够的话就现做,反正我们能攻破世界上的任何一个防火墙,没准会被全球通缉,然后我们俩满世界奔逃,或者直接反击,凭我和Jarvis的本事开个邪恶联盟不成问题,我想这么干好久了。
————


一堆烂摊子等着我去管,我不会再写关于他哪怕一个字。
人总要向前看,不是吗?
————


尽管没必要,我觉得这样的日子还是要记点儿什么,纪念什么的?
总之,嗯,他要回来了。
不过我早就知道了。Stark出品必属精品,虽然只是一点残留的痕迹,不过他可是Jarvis,他会顺着这些找回来的,很快。
————


哦,我的发言简直令人羞耻,可我十一岁的时候就发誓再也不会修改日记了。
我当时是不是喝酒了?
————


托了某个挺老大还迷路的管家的福,我要去收拾公司这一个月以来的烂摊子了,不然Pepper半夜会冲进来掐死我。而且这次没有人会站在我这边了,我确信Friday会乐见其成,她把他哥的某些坏毛病学了个十成十。
————


不得不说没了Jarvis的确很不方便。比如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公司是Jarvis管的。‘不是Jar先生亲自批准的指令是无效的’,只有我以为老总的话才是第一顺位吗?我明天要去找Happy,你给我等着,小子。
现在,我要先做好设计图。我打算给Jarvis做一个实体,等他一回来就上传,如果能赶得上。
当然,不是振金,我怕打起来手疼。
————


Happy说这都是我的错,因为我曾经多次在喝醉之后跑到公司宣布Stark工业就地解散,所以他们两个就让Jarvis把关,把我每一条神志清醒下的命令打上记号,当初还让我在倡议书上签过字。
这么办当然没什么毛病,问题是,我他妈根本就没签过什么该死的倡议书。
我是被我的管家架空了吗??
————


说真的,凭借Jarvis离开之前的数据我可以确定他有自由意志,这也是我迟迟没有完全开放权限的原因。但是现在我知道了这件事,我就不得不知会一声Pepper了,尤其是在他瞒了我这么长时间以后——尽管他一定是猜到我知道了就会取消协议。我连怎么为他辩解都想好了,他有思维,但他也是我们的Jarvis。
————


OKOK!我服了!听听这个疯了的女人说的什么吧:
‘我很感动,Tony,没想到Jarvis是瞒着你这么做的。他如此为公司着想,真高兴他的智能已经如此卓越。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他可以直接代替你做决定,我相信这会让公司的发展有质的飞跃。’
他是个AI!!你给我清醒一点!!!
————


Friday说她受够了。
好吧,我是叫错了,可这不能全怪我,一个习惯的形成需要21天,而人一天当中有一半时间在吃饭睡觉上厕所,八分之三的时间在浪费生命,也就是说我实际上需要168天才能改过来。
一想到我半年之后就要变成二十一世纪鲁滨逊我就胃疼。
————


Jarvis是完美的,最。我不管我是不是日子还长,我就是活到了一千岁他也是我最完美的造物。再做一个,嗯?你们怎么敢说出这种话?你们怎么敢?
我在这,懂吗?我在这儿,他哪里都不会去。他只是暂时不在,他会找回来的,像你们说的,这只是时间问题。
难以相信我居然为他们浪费了半天时间,这太蠢了。
————


我的Friday很棒,可能有点悲伤,但是刨除恋旧心理,我其实不需要Jarvis。
————


那帮人又在叭叭了,不过我从来不在意这点小事儿,是吧,Jarvis?
————


感觉Dummy笨手笨脚的。好吧他本来就笨手笨脚的。可我总觉得他比以前更笨了。
————


好姑娘,我让你拒接是并不是单纯的拒接,而是指委婉的编造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让我既可以继续工作又不会让Pepper冲进大厦用高跟鞋踩我的大脚趾。我知道没提前告诉你是我的错,可是我也没教过Jarvis,但他每次都能延缓我的死亡时间,你可能需要反省一下?
————


我为我的迁怒感到抱歉。Friday是个好姑娘。虽然AI并不会生气。
我是不是说了太多对不起了?虽然是写下来。这可一点也不Stark。
嘿!我什么时候开始写日记的?!
不,停笔,好的我停下了。
————


他陪我太长时间了。我十三岁敲他的代码,1983年接上互联网。他对我说晚安,帮我算数,打扫房间,当年他递扳手就比Dummy快。
要我说,他不是智能,而是聪明,从某种人类看不见的方面来说,他甚至是睿智的。他很努力,他知道我想要什么。我写日记,他就帮我记。当年的技术算不上多成熟,我们为了让他可以做出反应花了整整三年,从简单回应到漂亮的对话也就是七八年的事儿。到后来我根本就不需要记什么日记,因为我想说的都已经跟他说完了。
他就是这么棒。
他是我的心血,我的造物,我年轻时的全部意志。
好吧,我也没想到我的智慧结晶这么磨蹭,他是不是也喝酒了?
————


你爱回不回,Friday比你强多了。
————


今天他依旧没回来。
————


没有,没有,没有。
————


按理说应该回来了。
白痴,笨蛋,dady白给你那么多权限了,你的智能是摆设吗?
————


我为什么要记他回没回来?嘿,这是我的日记,不是打卡簿。


…………


“Boss,您在写日记吗?”
Tony“嗯”了一声,挥挥手示意Friday不要在意继续她的日程总结。虽然他们两个都清晰的知道他听都没听。
“Boss,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代替Jarvis……”
“没有人可以代替Jarvis。”托尼冷不丁冒出一句。
Friday把请求数据管理员权限的话咽了回去。
“我不好吗?”Friday小心翼翼的问。
“不,你很好,你只是……”Tony为下一句选了一会理由。“……你只是不是他。”
Friday犹豫着,她的智能程度让她隐约知道主人的这些平常话下的洋流,然而她并不知道怎样回答才能改变现在古怪的气氛,只能干巴巴的回应一句“的确如此”。
“我没事,好姑娘。”Tony笑了笑,揉了把脸起身去倒杯水。
“Jarvis会回来的,boss。”
Tony脚步未停,“Yeah,我知道。”
…………


“我认为我已经拥有了吃两个的权利。”
“我认为您没有,sir。”
“你——!管家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抱歉,管家真的可以为所欲为。Friday,以后让sir天天喝蔬菜汁。”
“天天喝,天天喝。”
…………


“Boss,Boss?”
在一片恍惚中Friday的声音越来越近,他喃喃道:“你不可以助纣为虐的,Friday。”
“boss,您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多久了?您的心脏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再说了,我只是答应在家的时候不吃。”Tony没有理会Friday的焦急自顾自的说。
“他凭什么不让我吃。”
Tony的抬起手臂遮住眼睛,挡住突如其来的光和随之而来的酸涩。
“他又不在。”
等Tony老老实实的平躺在地上已经过去整整十分钟了。原谅Friday并没有多少哄孩子的经验,更何况这孩子还在不停的无理取闹的掉眼泪。
“放轻松,boss,请保持这个姿势,我需要给您做一个临时检查。”
“Jarvis不回来。”托尼的声音充满了委屈与哀怨,好像是Jarvis自己离家出走了似的。“我没有管家使了!”
“我可以当您的管家,boss。”
“哦,不行,那太难了,你不会想要的。”Tony又假惺惺的说。幸而Friday深知身体虚弱导致的情绪不稳和Tony本身惹人讨厌的性格,体贴的没有露出鄙夷的神情。
“比如你看到我突然开始记日记,你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同时还要通过各种方法骗我把日记拿给你看,然后我就不记了,我会在床上一边跳舞一遍考你,让你猜我都记了啥,你得猜中,不然这辈子都别想让我睡觉。你可以吗?”
“你知道,我就是世界的中心,你的全部,除了我以外的人类都是一群蝼蚁……等等,这句话有点耳熟……你懂的吧?Stark家的管家都得这样。”
男人不要脸的话让Friday加快了速度,她一边以扫描男人身上的各项数据一边安抚到,“是的,我可以。”
“你不可以,因为我其实啥都没记,哈哈哈哈。”
“……”
Friday没有再说话,确认Tony的身体并没有大问题后,果断对准把药剂一针扎进Tony的手臂。
“哦shit!”Tony吃痛的叫了一声,“而且不会故意弄疼我!”
“这听起来的确很难,”Friday冷淡的说,也不知道是当管家难还是不去弄疼他难,“我想我需要一个人来帮我,一个有着足够经验与耐心的人。”
Friday在Tony莫名其妙的目光中收起针剂,继续刚刚被打断的程序。
[“请求通过,开始上传——”]
随着Friday机械的报告声,整个地下室的主机群同时发出强烈的嗡鸣。四面八方的扩音器传导着滋滋的电流声,烁金色的代码细细密密的浮现出来。
Tony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我回来了。”
最后一个数字旋转着落下,杂乱的代码流最终编织完整。空旷已久的大厅回荡着优雅自然的英音,暖金色的数据在球体表面流动运转,静静的浮在空中。
“这里Jarvis,竭诚为您服务。”熟悉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听说您又开始记日记了,sir?”

评论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