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哈哈哈哈

彻疏明:

跟风沙雕。

P4是炮儿水仙WJ(我对WJ真的是真爱了💩 )

他太美

Megan梅根根:

每次抖森说自己的是金发的时候总觉得金发的标准也太低了,他分明是亚麻色,真正的金发在这里。典型的盎格鲁撒克逊人长相,T区隆起,五官纤细,高发际线,浅淡的毛发、皮肤颜色和淡色眼珠跟南欧的浓色调明显区别开来。你们别老嘲森哥秃了,这个血统就没有低发际线的,头发浓密的一美是英国人但是苏格兰凯尔特长相。炮儿的颅骨其实比森哥更稳定周正,除去高发际线因素基本就是抠着三庭五眼的标准比例长的,淡色的眼珠和金发让他显得冷淡缺乏情感,和无感情or鬼畜的角色契合无比;舒展的骨架和相对扎实的身体厚度,高挑稳重。不过过于周正和典型也意味着更无聊,炮儿没有同类长相的抖森所拥有的纤细滑稽的下巴、单薄的文人骨骼和制造明暗对比的相对暗色的毛发,所以你没办法在pual身上找到那种强烈的戏剧冲突感。演技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综合来看,他的美色不够有趣。

好可爱!老贾头上的甜甜圈hhh好像包子头哦

未霄:

对不起不会画画(/D 告辞

我居然萌上了双性并想实践在木无上……完犊子……无名将军我对不起你(土下座)

其实想一想最终兵器什么的为了繁衍后代完全是可以自攻自受的对吧!所以只是芯片损坏了没有开启这个功能对吧!所以搞一个遗迹什么的找到能源补充就好了,我也好想看疯龙将当傻爸爸哦……然后无名就可以随便吃吃吃被傻老公摸圆起来的小肚皮😉

1551都8021年了我还对高楼大厦这个坑货笔下的木无心动,这么直男(甚至最后莫名违反无名高冷专一设定搞了两女在怀,dbq我觉得无名你和她俩是闺蜜更对)的作品为什么木无可以这么动人啊!木将军到最后都没有对黎嘉认输反而跑去环游太空追求更强肯定是要找个时间回来把无名抢走嗯。

张峰也好有趣哦我心里的一号直男助攻,头儿头儿的好温暖啊还有猥琐胖子大魔法师也特别好玩,陷阵营全体赛高!赵无极是我见过这类小说里最有意思的皇帝啦!还爱八卦其实是大老虎w飞燕公主全世界最可爱☺️我爱你和你姐姐百合哟~

冷瞳女王只爱妹妹什么的特别好,爱权利又能追求武道,真的是很特别的人物不是没有灵魂的美貌花瓶w其实当年我看好寇凌风和你啊啊啊啊啊!结果!作者给我硬扯凌风是女扮男装!气死我了!还喜欢无名!更气了!想把作者脑子里的水挤出来!!!

黎嘉不予置评,冷酷女然后强上无名……所有女角色最不喜欢就是女主了,不过也不会拖后腿就是了……小苹果最萌了小妹妹乖猫猫!

扯远了……天然黑吃货无名又那么容易害羞的大可爱温柔正直坚毅果敢😘十年了,今年也继续爱你❤

rps彻底脱粉,北北唯粉了,果然再怎么喜欢也只是巍澜,只是沈巍角色(我就说那奇怪的违和感哪里来的)。还是看清了一些东西

好甜哦

阿乾:

凑满九图了,刚好播放破两亿ヽ(^。^)ノ
取景框里的日常系列暂时画到这里,画点别的脑洞去
………………顺便这手机可能是磊磊的,吧【

心理测量者!我好喜欢的

阿乾:

接着昨天的Psycho-Pass AU设定,监视官展博士,犯罪系数极其不稳定,一碰到白Sir出事就在违法的边缘大鹏展翅【不是 
说起来潜在犯指标到底是不是100……实在是记不清楚了_(:з」∠)_

顺便昨天的执行官白Sir→ http://a-gangan.lofter.com/post/3d18c4_ef1c8ff0

这样的太太,我觉得我怼一句白莲花没错!

这个必须掐

pinocchio:


这位太太的操作我来给太太818。


 



  • 写了一篇RPS,标签带了朱白、龙宇、巍澜,在最后一章没有任何预警把演员写得了胃癌,演员去世。文热度三千多,评语一片和谐。还有妹子跟我说,这文最开始还带了白宇tag,有截图的可以补给我。(作者说没有,所以我划掉了。) 


  • 昨天大家怼他,我的理由是【写rps,带演员大名,演员本身胃不好,你写演员得了胃癌,把演员写去世了,演员是真人,大家很忌讳,要求太太删文或改成原创】。


  • 这位太太先是把LOFTER锁了,微博上还在。然后发得第一份道歉,把要求的妹子都一个个@出来,就三个字轻飘飘对不起,让大家去看白老师,不要生气了。并着重感谢了一位自己的粉丝。


  • 这位粉丝的言论我截图给大家欣赏一下。




  • 因为太太挂我,所以我就回挂了太太。在我的下面,太太问我她道歉了,我还想怎么样。这时候太太重新编辑了道歉LOFT,我没存图,但仍然没有提一句为什么被掐,通篇在卖惨,如果谁有截图可以补给我,我就如下回复了。


  • 最后太太补了理由,我就撤了挂她的LOFTER的TAG,本来事情算了解了。


  • 今早我发现这仍然是一个骚操作,太太的理由避重就轻,粉丝全在下面心疼太太,今早一看没经过昨天的粉丝,竟然以为我们是因为BE掐她的,我们是因为BE怼她的吗?太太签名求放过,我们白宇没几个纯粉,才真是求这位大粉太太放过好吗?


  • 本来这件事我已经不打算挂了,但这一波操作下来,对不起这个反派我当了。




  • 最后,我告诉这位太太 @牧羊_ 和她的粉一句,我为什么最初就怼她白莲花,因为不是白莲花干不出写RPS隐射真人,在真人就胃不好的前提,为了自己的萌点,把真人写得了胃癌——这种极端痛苦的死法,来满足自己的YY萌点,事后一句轻飘飘三个字对不起,呼吁大家去看演员就想把事情拉过,我都道歉锁文了你们怎么还能怪我,我太委屈了。


  • 忘记补一句,这个胃癌梗,还是太太和粉丝点梗选的,想到一群人一起YY演员真人得胃癌,在那爽,我的火就嗖嗖往上冒。


  • 这不是白莲花,那什么才能叫白莲花?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这句话是俗了,但真贴切。 


  • 这篇文我打了朱白和巍澜TAG,那是因为太太的RPS文就打了这个,我还少打了一个龙宇呢。我既然是要挂她,当然就是要示众了,我这个坏人当了肯定不能在这上面心软,谢谢。



  • 【顺说还有人拿她那篇YY白宇的小论文洗地,她给白宇艹了一个病弱人设,白宇只是因为拍戏所以胃不好,但真不病弱,拍霍去病得时候不知道多男人能吃苦,当时我都不知道男二是白宇,就知道导演因为演员敬业夸过男二,去TMD的病弱人设,这太太就是把自已的萌点强行加到演员身上,那篇小论文搞得好多人以为太太真认识白宇,太太事后那个道歉也是呵呵,我不想重点偏离才没有扯这事,竟然有人拿这个给太太洗地。】

    这个我本来不想提的,怕模糊重点,就补在这里吧,这是她对这事的道歉,你们自已看吧,给演员艹病弱不能吃苦的人设,微博上闹大了,不少人信以为真,才补了这么一个说明。真有人会以为对演员是好事吗?白宇为什么胃不好,就是拼工作,这么一个努力敬业的人,你们好意思给他艹一个病弱人设?


  • 太太二次元才适合你,随意YY,但真人不可以,萌真人是有底线的,为什么太太现在补上理由我也没删,就是放这里当个预警吧。


  • 萌RPS没问题,写死亡和涉毒,有一个掐一个,这是RPS圈公认的,至少是国内公认的。




【樊伟×牧歌】愤世嫉俗(中上)

请樊伟做个人

夺南:


狗血预警,拉郎预警,ooc预警,垃圾预警


没有逻辑,小学生流水账,还下流


坚持要看的话我已经提醒过你了


不知道到底几章完结先打了上中下再说


十分垃圾但是白嫖还让我看到你骂我就等死吧


*


1.


被灌了一脑子的陈年佳酿,头疼得厉害,就跟锥子扎着一样,耳边还躁得很,不知道谁的胳膊又缠了上来,他没什么力气反抗,就任着那人搂着腰,又有杯子递到嘴边了,撬开了他的嘴巴往里灌。


“行啊,海量啊牧编剧。”


然后又是一阵调笑。


他看不见到底是谁在他旁边,软软糯糯的,是个女人。他下意识就想推开,手划到半空就被拉住了,“再喝一个嘛,再喝一个就放你走啦。”


酒桌上谈正事儿之前都做了百八十杯的铺垫,那个镶金牙的老板手里的酒到现在只下去了一半,其余的都堆在牧歌的桌子上了,空了几瓶,还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妞叫着再开。


“来来来再走一个。”


牧歌手里捏着一流的剧本,陪的确实十八线的导演,实在不值,他能有什么办法。


圈内现在到处都是他抄袭的说法,不懂公关不懂律师,他空口一张嘴一支笔什么都干不了,这两天摸完一个剧本,想卖出去,就碰到这么个杀千刀的导演。


“真不是我看不起你的剧本啊牧大编剧,可现在谁还敢买啊,谁买谁扑街。”


喝到底还是这句话,那半箱的酒进到肚子里也就得了酒精中毒的下场,那位小导演吃饱喝足之后拍拍屁股走人了,不过好歹也给他扔了条路,介绍了个扶不起墙的烂泥编剧,给他当枪手,拿到的钱也不算少。


酒精发作需要时间,他从酒店里扶着墙爬出去的,呕也呕不出来,只觉得肚子里烧起来似的,头跟脚掉了个个儿,险些栽地上没爬起来。


最后还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帮忙打的的,回到樊伟家的时候几乎虚脱了。


他没力气爬上楼,看到沙发就窝了下去,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樊伟还没回家,最近公司的股东作妖要把他轰出去,他肩上扛了一座山的压力,凌晨回家倒头睡在沙发上,每次都是惊醒了牧歌,他下床把人拖回床上的。


一醉酒就断片儿,脑子昏昏胀胀什么都记不清,偶尔时间线混乱,脑子里的片段走马灯似的走过去。


有被人指着鼻头谩骂的时候,有高中上课的时候,更古早的是他寄养在别人家里寄人篱下的时候,除了国外那段安安静静的时光,他活得像是脱离了地球,谈不上愉快却也轻松。


他模模糊糊地想,还是,还是高中最好了。


高中有,有个好看的室友。


光怪陆离的做了半宿的梦,沙发虽然软却总比不上床,翻了个身都差点掉下来。


牧歌是被疼醒的。


他摸着黑起来,家里还是他栽倒之前的样子,樊伟还没回来。


揉着肚子爬起来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两点。手机快要没电了,他有睡觉前给手机充电的习惯,昨天醉的太沉,都忘记了。


肚子里像是被千刀万剐着一样,疼得手脚都脱力了。


不知道该找谁帮忙,现在打给谁都算是打扰,估计樊伟在公司里睡了,这个点儿路上的鬼都回去睡了,他蹲在沙发的角里,捂着肚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没那么好的生活习惯,以前天天跟着剧组跑,没有饭点这个概念,现场改剧本讲戏,时间一过就忘了吃饭,这胃早就受不了了,晚上又这么一通灌,神仙也没法安然无恙。


最后还是挣扎着爬起来打了120。


2.


酒精中毒。


插了百八十根管子,做了肠镜洗胃,又查出胃溃疡,要不是出血量少现在就是具尸体了。


半夜一通折腾,医院里的急诊灯火通明,主治医生被他气着了,说什么年轻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疯了一样。牧歌只是笑笑,谢过了他。


“还好没硬抗过去,不然早就进ICU了。”


做肠镜洗胃都不好受,本来就疼,现在脸上一点血色都没了,嘴唇发白,他只能苦笑了一下,心想自己死了也没人来领。


左左是第一个知道的,大小姐虽然脾气任性了点,本性总是不坏,早上给他打了电话才知道出事儿了,赶紧赶过来了,脸上的妆都没来得及画,看到牧歌闭着眼睛一脸煞白,吓得几近崩溃。


“怎么不早告诉我,多大点儿事啊,至于么你!”


“现在好啦,躺这儿了你开心啦!”


左左眼眶都红了。


“别哭啊,我都没手给你擦眼泪。”


牧歌扯起一个牵强的笑,给她看了看手上的针管,白得都发青了。昨晚上盐水挂不进去,血液倒流,试了好几根血管才扎堆地方,手上都是针孔。


“你这么什么都不跟我说,我好歹,好歹也能帮上一点儿。”


牧歌没说话,就温柔地听她抱怨。


左左被她后妈排挤出了家门,靠着一张脸在剧组混饭吃,要说他俩谁更惨还真不一定。这几天都瘦了出线条来了,牧歌哪还能再把这些破事儿跟她说。


樊伟进来的时候就是左左靠在病床上跟他瞎扯,大小姐的脾气收敛了很多,也难得不对牧歌大呼小叫了。


他冷着脸敲敲病房的门。


牧歌迅速抬起头来,对上那双眼睛。


樊伟生气了。


他心里暗暗叹了气,能猜到三分,少爷脾气,把人当玩具,他的就是他的,别人看一眼都不行。被子里的手轻轻碰了碰左左,她也抬起头来了。


“樊总,你这么来了?”


樊伟手里还拎着东西,老远就能闻着香。


今天早上助理打电话过来了,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昨天有人看到您家里停着救护车,还以为怎么了呢,没事就好,可能是别人看错了吧。”


他心里一惊,赶紧给牧歌打了电话。冷漠的女声机械地重复着电话无人接听,打了家里的座机也没有人。一边骂着人一边查医院,助理被他支使得团团转,到刚刚才查到牧歌进的哪家医院哪个病房。


到底还是小姑娘细心,路过粥铺的时候打包了早饭,现在正好赶上。


樊伟盯着他看。


“怎么,我打扰到你们俩了?”


牧歌识趣的闭嘴,大少爷要给人安罪名不需要理由,现在就算他身边坐了个男人他也能气得半死。三个人只有左左心里懵逼,看着樊伟的样都生气,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碍着牧歌的面没发作。


“是啊,打扰到我们了,您哪儿来的哪儿凉快去吧。”


左左一句话戳到了樊伟的怒处,这辈子还没谁这么给他蹬鼻子上脸过,一个病人一个女人,他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左左……”


樊伟径直朝他走了过来,伸手狠狠捏住了他下巴尖,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一点都不温柔,甚至说的上是撕咬,目的只是为了让他疼,牧歌从来都不会回应,现在是,床上也一样。


大少爷没滋没味地讨了个吻,挑衅给左左看。


临走之前,扭头看了一眼垃圾桶,把手里的温粥一把扔了进去。


3.


左左到底还是小姑娘,什么都不懂,不知道她这一句习惯性的顶嘴给牧歌惹了多大麻烦。


牧歌住了近一个星期的院,樊伟再也没来过一次。结账的时候他把自己那点可怜的工资卡给了左左,住个院不算大事儿,可是牧歌这点钱也是最近刚攒的,这么一下估计又得倾家荡产一次。


“哎,住院部那边说你的钱已经交了。”


“……”


最后还是金主出手帮的忙。


胃药都不便宜,他愣是一分钱都没出。左左这几天天天往他这跑,多少也知道了点内幕,寄人篱下的大小姐也头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儿,笨拙地想弥补。一个星期足够让牧歌好好恢复了,出院那天也她也还是亲自跑来帮忙。


怕又被樊伟看见吃味,这次她办完手续就直接走了,本来也没多少东西,牧歌拎个包的事儿。


在医院门口徘徊了半天,最终还是向着樊伟家走。


他还欠着一身债没还,在医院的时候的身份顶多也就是个“生病的床伴”,哪有资格蹬鼻子上脸给樊伟看,他现在要是还不回去,樊伟指不定能做出什么破天荒的破事儿来。


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一辈子都要摆脱不了奴性了,前小半辈子寄人篱下,现在又要开始被包养的生活,他恨不得借了高利贷把钱扔到樊伟脸上,自己被黑社会乱刀砍死算了。


樊伟现在就站在他面前。


“你是真当我死了?出院电话都不打一个?你要干什么,徒步旅行啊。”


他伸手抓住了牧歌的手腕,上面都被针头扎肿了,被医用胶布贴贴住了没让他看见,力道一大疼得牧歌哆嗦,却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把人拉进了车里,关上车门,他也不开车,就沉默地坐着。


手心贴着牧歌的皮肤,熟悉的温度传过来,安抚住了樊伟的怒气。看到他就来气,又找不出源头,看到这个人薄薄的纸片一样站在外头,想伸手抱住他又觉得矫情。


明明就夜夜都相拥而眠,牧歌却远得根本抱不住。


几天没见他又瘦的脱了形,一肚子矫情的话到了嘴边,问出口的确实干巴巴的一句“你钱够吗。”


4.


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