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江笙 复明

【依旧是人物ooc,偏离原作警告,慎入!】

02雨中

  牧云笙吃力地嚼着穆如寒江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干的肉干,吃一口就得喝下小半碗水才能咽下。说实话那东西并不好吃,比他以往宫殿里的冷饭还要难吃不少,但这是寒江能拿出来最好的……想到这个,觉得嘴里都有了滋味。他拿着剩下的一半还想塞给寒江叫他也吃一点,可人不领情,灌了两碗水说是饱了,然后就风风火火地跑出去说是要找他那些个兄弟过来。


  有些可惜自己的画并不能生成新鲜的食物,可能是自己的能力还不够吧…牧云笙想起那些书籍上的记载,有些魅甚至可以幻化出千军万马,那是何等的威能啊!里衣里放着的牧云珠微微发起了热来,牧云笙摸出它,若有所思。浓郁的草腥气伴着一阵疾风从半开的庙门里涌进来,吹得那老旧的木门砰砰作响。要下雨了啊……将柴火移位很是花了一番力气,坐下休息时牧云笙抬眼看了看城隍庙的顶部,这座寺庙在建造的时候还是很用心的,并没有采取木质镂空的设计,转而运用了更要工艺的木加垒石的交叠转换,配合那几根直达顶部的粗壮支柱,足够稳固也足以避水。


  寒江倒是找了个好地方…牧云笙的嘴角不觉浮出一丝笑意,也不知道他那些弟兄们是不是真的那样有趣…怎么去了这样久?雨快要下起来,从风也能知道肯定是一场暴雨,他又没有带伞…牧云笙走出一段路才想起来穆如寒江并没有告诉他那些弟兄们住在哪里,只是雨已经下了,他不愿意回去枯等,摸索着往山下走。


  穆如寒江没有找到他那些弟兄,一个个的不知道去做什么事情了,屋子都是空空荡荡的,只好又跑上了山。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现在才到了半山腰。向来视力极好的他瞥到了一抹白色。这山上人迹罕至,这人又恰好穿着白衣,莫不是牧云笙出来找他?天,要是被什么野兽叼去可怎么办!穆如寒江加紧了脚步奔到那人身边——果然是牧云笙,这个傻瓜!


  “你怎么不在城隍庙等我?”穆如寒江看他拿着那柄油纸伞费劲的模样,好气又好笑地接过了伞,把牧云笙往臂弯里一圈,护在了伞下。撑着伞也能把自己淋得半边透湿,真是服了他。“你不是没有带伞么…”牧云笙倒是理直气壮,“我来找你给你送伞啊。”见下了雨我在山下难道不会找把伞…也是,急着回去见他自己还真没去找伞。穆如寒江抿紧了唇,放慢步子陪着牧云笙一深一浅地往山上走去。一路上牧云笙发间的青竹气味总是萦绕在他的鼻间,沁人心脾,令他总忍不住想低头去嗅,殊不知牧云笙也是面红心跳地感受着他结实的臂膀,步子越走越慢。


  结果回到城隍庙的是一个透湿的人和一个半湿的人,伞压根没起到作用。穆如寒江催牧云笙去烤火,自己直接把透湿的衣物解开,就这样赤着半身去庙后翻找木柴。“寒江!你别急着拿,先过来烤火!”牧云笙的声音被雨声掩盖得模模糊糊,却让他心底明确地暖了起来。


  事实证明心暖身寒是存在的,夜里,穆如寒江开始发热,咳了起来。虽然只是轻微的几声低咳,浅眠的牧云笙还是听见了。想起以前兰钰儿给自己偷拿来的杂书里有写,若是怕人发热生病最准确的就是拿额头去测,于是低下头凑近。“你也不怕染了病气。”穆如寒江似是轻轻叹了口气,抬手轻压牧云笙的脖颈,把他整个人按趴在自己身上。


  “你病了我怎么办?”牧云笙讲话倒是直白,“而且你的手怎么那么冷,这里四处透风太凉了,我还是和你一起睡吧,暖和点。”说着拖过昨夜盖的袍子盖在他身上,自己则窸窸窣窣地钻进他的怀里。穆如寒江把人搂得紧了一点,那股从傍晚折磨他到夜深的青竹气味又充斥了他的肺腑。


  牧云笙还盯着他看,像是怕他突然病入膏肓一样,眼睛里全是关切,亮晶晶的煞是好看。穆如寒江油然生出一股冲动,此刻,两个人只有丝毫之差……他护着牧云笙后颈的手轻轻使力,唇去尝了尝对方的。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