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锤幻】Chovis(7)(人形电脑天使心au)

锤幻真辣,好吃

仮面ライダームクロ:

画 风 突 变
突然嚣张→突然弱智→突然开车(
这文都要结束了也没上全垒还行不行了(


Chapter seven


托尔在一个及其普通的下午遭到了机器人的抢劫。或者说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眯着眼睛看着面前忽然袭击他的纯金属构造的大个子,估算了一下刚才这家伙的飞行速度和自己逃跑成功的可能性,咬咬牙将明天的早餐丢到一边,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金属人微仰下巴,似乎对他的反应感到意外,随之抬起右臂将掌心对着他。
“不许动,最后警告”


 


“恕难从命”
托尔从喉咙深处挤出几个字,话音未落便一个侧翻接近金属人的身侧,捡起地上的一个石块用力砸在金属人的膝窝,趁着金属人不备的单脚跪地的同时用力一个勾拳打在金属人的下巴上。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闷哼。
托尔毫不顾及自己已然鲜血淋漓的手,又是一拳打在金属人的侧脸,同时拉开距离一个横踢直冲金属人的头部,却在踢中之前被金属人用双手牢牢抓住,他试图挣脱,然而金属人的手像是嵌在他的腿上一般纹丝不动。金属人抓着他的腿将他整个人提起来在空中轮了两圈,托尔只感觉眼前的景色飞速的旋转,然后背重重的撞在什么坚硬的物体上。他感到喉咙涌上一阵腥甜,疼痛让他的身体变得迟钝而难以控制,他模糊的视线中映出涣散的蓝色光线,他意识到那是金属人掌心的脉冲炮。他试图调动自己全身的力气,躲过这次攻击,但在脉冲炮发射之前,金属人突然被一个飞行物体拉着带上了高空。


是V。


V迅速带着金属人飞向空中将他扔出一段距离,然后趁着他在惯性中无法自控时用激光射向了他的腹部。金属人腹部的铠甲出现了变形,一些火花泄露出来。V再次加速飞行,接近了金属人。金属人突然出手捏住了他的脖子,同时从身上伸出了两只金属架固定住了他的身体,V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向他的背后接近。
他们想关掉他的开关。
V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冲击着他的系统核心,让他的表情不自觉的扭曲。他随即改变了自己的密度,从金属人的控制中挣脱出来,手直接伸进了金属人的身体里,虚空握住了那个发光的反应堆——
“NO——!”
突然,一个声音凭空出现他的脑海里,V不禁一愣,金属人趁机用推进器向前用力发射,带着自己逃离了V的身体可触范围。


另一台金属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V看着那个形态和刚才攻击托尔的金属人所差无几的家伙,身体里却突然感觉到一种奇妙的鼓动。那个金属人给他一种感觉,像是和托尔一起坐在树下吃午餐时照在他们身上的透过树荫缝隙的阳光,像是风刮过后掉落在他们身上的小小的嫩黄的花,像是一切让他觉得温暖的东西,像是,托尔带给他的感觉。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明明是帮着那个攻击了托尔的金属人的,却让他忍不住觉得安心,甚至是怀念?他停止了攻击,随着那个金属人飞向地面,降落在托尔身边。


V扶着受伤的托尔,两个金属人并排站在他们对面。托尔本就低沉的声音因为怒气更显得骇人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金属人的面罩打开,露出了里面的脸


“我是你爸爸”


“……sir”
“是真的啊。我确实是他爸爸,技术上来说”
托尼指指幻视,一脸无辜的看着贾维斯。
贾维斯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样打开了自己的面罩。
“你!”
托尔见到男人的脸顿时一惊。这张脸,几乎和V一模一样,除了更接近人类,有白皙的肤色和浅金的头发,看上去就像是…V的完成版。
托尔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不再吭声。


“哦,小哥似乎不只是肌肉发达嘛。没错,我就是托尼史塔克,幻视的创造者。”托尼得意洋洋的向托尔介绍自己,终于找回了这个晚上的第一个面子。
天知道,他和贾维斯在看到那些图片和视频的十二个小时后就摸清了所有幻视的经历和托尔的背景,包括他从一个龙卷风的中心掉下来的卫星拍摄图片。一开始托尼见到托尔本人的时候还在和贾维斯调侃
“我的老天你看他那个肌肉!他从哪搞来的类固醇,块头和我穿着盔甲一样大!”
然后他就突然和这位健美先生开始了哲学的摔跤。
还差点被幻视那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小兔崽子拿了一血。
他出门前怎么就没看看今日占卜呢。


托尼简单的向托尔介绍了一下自己,见托尔对自己不那么有敌意了,才进行了下一步提议
“在这站着说话也不是一回事,不如去我的地方,这位健美先生还伤着呢,我们可以帮你进行简单的治疗,顺便也可以检查一下幻视”
托尔和V对视了一下,缓缓地点头。


托尼飞在前头,V抱着托尔飞在他身后,身边跟着贾维斯。路上V忍不住侧过头盯着贾维斯看,贾维斯仿佛感觉到他的视线,也转过头来


“贾维斯”
贾维斯向他自我介绍。明明隔着面罩,V却觉得他在温柔的笑。
“J”
他轻轻的叫道。
“V”
贾维斯也这样回应他。


一行人来到史塔克大厦,托尼和贾维斯卸掉装甲,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贾维斯叫来了自己的医疗用机体,给托尔做了一个检查。
“没有内脏损伤”一米二的贾维斯站在一米九的托尔身边,对他进行了全身扫描之后,从一个同样迷你的医药箱里掏出两罐加起来似乎比医药箱体积还大的药膏和一卷绷带。
托尔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看着小只的贾维斯给他的手上药,再在脑内把贾维斯换成V……突然和托尼惺惺相惜


在JARVIS 5给托尔包扎的时候,JARVIS正在和V进行数据交换。
托尼趁机向托尔说明了事情的缘由。


托尼被绑架回来之后就不为人知的制造了钢铁侠的装甲,但是他的反应堆需要钯元素供能,而这种元素的毒素却在夺取他的生命,他在父亲的遗物中发现了能替代钯元素的新元素,同时无意间发现了一张设计图。
那就是人形电脑的原形。
托尼首先为贾维斯制造了第一个实体人型电脑让贾维斯可以自由活动。随后人形电脑正式进入市场。可过了一段时间托尼却发现,贾维斯时常在他以为自己看不见他的时候,便会露出悲伤的表情。
他以为贾维斯是一个人太寂寞了,于是便为他制造了一个弟弟——幻视。
托尼总觉得只有贾维斯自己才能完全理解贾维斯的悲伤(并且有一丝这个新的弟弟会在比较听话的时候告诉自己贾维斯的秘密的侥幸心理),于是将幻视的源代码和程式设定完全照搬贾维斯,只进行了一小部分的修改。
然而在幻视还未完全制造完成时,苏科维亚突然发生了变动。
九头蛇的残党制造出了一批具有较高智能的机器人,和一对有超能力的兄妹,对纽约发动了进攻。
托尼在和九头蛇的对抗中发现他们的机器人智能来源于一个权杖中的宝石,他将权杖偷偷带回研究,将其中的宝石取出,将他置入了未完成的幻视。
最终他们取得了胜利,幻视却遭受了绯红女巫的致命一击,他在失去意识前将自己格式化,最终坠落在了风都,直到被托尔发现再次开启。
然而幻视不知出于何目的关掉了自己的GPS系统,也因此托尼才一直没能找到他。


幻视
托尔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看向已经和贾维斯共享了数据的V。
“V…ision”
托尔仿佛变成了第一次叫自己名字的V一般,磕磕绊绊的叫着幻视的名字。
“V,叫V就好。这是托尔给我起的名字,我很喜欢”
幻视看着托尔,微微笑了。
幻视在恢复记忆后突然成熟了很多,让托尔顿时有了一种儿子长大了不需要自己了的沧桑感。
但是他分分钟就释然了,V就是V,不管是之前的软妹V,战争机器V,还是现在的成熟V,都是V的一部分。
……而且知性的V也很辣。


恢复了记忆的幻视回忆起自己刚才试图弑父的场景,差点当场以死谢罪。
他躲在过来阻止他的托尔背后,解释道“因为你先攻击托尔嘛”
说完还鼓了鼓脸。
我的儿子不可能这么可爱。
而且我打你男朋友你就要弑父,我真是生了个假儿子。
托尼此时的面部表情高深莫测。


这会儿时间已经不早了,托尔还没吃过晚饭,在工地工作了一天还打了一架,肚子饿的难受。托尼让贾维斯带他们去了幻视本来的房间,然后给他们点了外卖。


说实话,托尔还不是很适应这个到处都看上去很高科技的地方,他站在浴室里,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打开淋浴。
“V!这玩意怎么用!”
他把浴室门拉开一条缝,向外面的幻视大喊。
幻视直接从浴室门里穿了进来,三两下操作好,却自己站在了淋浴的莲蓬头下,歪着头看着托尔。


“你…可以这样碰水吗?”
“当然。人形电脑都有做好基本的生活防水,而且也是需要洗澡的。”
“所以,现在你是要和我一起洗澡吗”
托尔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他也挤进莲蓬头下,手抚上幻视的腰,缓慢的摩挲了几下。
“我才出生了不到一个月,托尔先生”
幻视凑近托尔,双唇停在离托尔的唇不到一厘米的地方“这是猥亵幼童”
“我不是米德嘉德人,这里的法律约束不了我”
他看着眼底带着调笑的幻视,将他压在身后的瓷砖上,然后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那你是什么,托尔”
幻视将手环上托尔的脖子,和托尔四目相对
“我来自阿斯加德。托尼史塔克没查出什么来?他能在我回家的路上堵着我,总知道了一些东西吧”
“……他知道你从龙卷风的中心掉下来”
幻视低声说。
“你知道阿斯加德吗?”
托尔用手指在幻视的背后画着示意图“你们的世界,是宇宙九大星域之一。它们以乾坤树的枝节彼此连接,也就是世界之树。这里是米德嘉德,也就是地球。这里是亚尔夫海姆,华纳海姆,约顿海姆,和阿斯加德,我就来自那里”


托尔在幻视的锁骨上亲吻着,手指上滑,他听到幻视加速的呼吸声,忍不住轻笑
“你根本就不用呼吸……为什么这样做?”
“我的数据库显示这可以让人觉得煽情……也是感到快感的表现”
幻视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的数据库?里面还有这种东西?”
托尔挑眉,在幻视的喉咙处舔舐着轻咬了一下。
“J的私藏……史塔克先生的‘日记’”
“……他是用来撸的还是用来威胁史塔克的?”
“都有。大概。”
幻视弯了弯唇角。


 


“J给我看了他的标记…每个人形电脑都有制造者的logo和独特的编号…史塔克工业出厂的人形电脑,都有和我一样的标记”幻视微微侧过身去,给托尔看自己后颈处的「STARK INDUSTRY」
“但是J的不一样……他的标记只有STARK,他说这是他找到了的证明——‘只属于我的人’”
托尔停下了自己在幻视臀部肆虐的手,静静的看着幻视
“你是吗?因为我是我所以做得到的事,和因为是我而做不到的事,能明白这些而接受我,正因为这样而爱我,我的,只属于我的人”


“…我不知道你的数据库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相信男人在精虫上脑的时候说的任何话”
他拉起幻视的手,在幻视微笑的注视下亲吻他的手指
“但是这是实话……我不知道,V,我不知道。我对你的了解并不对你对我的了解多,几句描述不足以让我们真正了解对方的过去,我还不明白人形电脑是什么,也不知道你能做的和你不能做的是什么。但是只有这句话我能说——我爱你。这是我唯一能明白也确定的事。你能接受吗?”
幻视陷入了沉默,托尔的心跳不禁有些加快,他看到幻视的眼睛闪耀着奇异的光芒,像是一瞬间被赋予了生命的气息一般
“我想,我们的过去是我们各自的事情,而能与你携手未来,是我的荣幸”


“你刚刚谷歌的这句话对不对”
托尔低声笑着将额头抵在幻视的额头上,幻视含糊的哼唧了一声不置可否
“这也确实是我想说的”


接下来开车戳我ヽ(゚∀゚)ノ戳我ヽ(゚∀゚)ノ戳我ヽ(゚∀゚)ノ


或者戳我┌(┌^o^)┐


 


TBC.


 


*spoiler alert*



 


其实我开始写这个AU的时候还没有看完chobits,没想到最后和老贾对应的原作的姐姐芙蕾雅,也爱上了她爸爸ww

老贾好凶啊hhh

玉米浓汤:

微博上的新年抽奖,画完这个还剩39个……唉
“金发碧眼能歌善舞的妖精宠物是没有,
金发碧眼能文善武的AI管家倒是有一个。”

神仙画画

Apple Bloom:

不同風格嘗試....
橙色真的很適合他們

【尼贾尼】Man in the Can(罐中人)5

超可爱的喵和贾

ever229:

【1-2】 【3】 【4】 【5】


5.


每天下午五时Galois先生都准时出现在Killian草坪,什么都不做,只是张望。十六个哈欠刚好是大地蹒跚着离开太阳所花费的时间。光线逐渐昏暗起来,远远看过去Galois先生姜红色的毛发像一团火焰,在色调沉闷的校园里非常显眼。Galois先生习惯了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因此丝毫不以为然。


一个穿着拖鞋短裤的男生从身边走了过去,Galois先生开始缓慢地直起身往外走。两件事前后没什么逻辑可言,Galois先生做事从不需要任何理由,所有人却都知道Galois先生永远正确。身边经过的学生们纷纷向Galois先生微笑致意,后者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眼皮都懒得抬起的样子。大家仍然热情不减,有几个女生跑近了些,拿出手机对准Galois先生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凑到了屏幕前一起发出“Awwwww”的感叹。


“Galois先生,今天也要去BakerHouse等人吗?”


这下Galois先生倒停住了,抿着胡子的嘴角做出一副颇为肃穆的样子。


“喵。”它答道。


啊,Galois先生开口讲话了诶——大家纷纷一阵感动,恭恭敬敬地给Galois先生让出了一条路,用虔诚的眼神目送它不紧不慢地走远。


 


Galois先生长三尺,体重不详,年龄更是一个不解之谜。依照生物学院的远距离观察,它应该是一只约三岁的公猫,但几个年长的老教授都表示早在他们刚开始在这所大学任职的时候,Galois先生就已经频繁出没在校园了。去年MIT官方推特举办的投票中,Galois先生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Stata大楼,CSAIL,Met Lab和Maclaurin Dome,成为全体师生心中最能代表MIT的标志。这个结果本身就略带讽刺性的意义。首先,以人类对猫的惯有审美来讲,Galois先生绝对算不上惹人喜爱。它通体姜红色,却红得很不纯粹。头顶和四肢混杂着几缕黄毛,嘴巴附近的毛发发黑,远远看着活像未经打理过的小胡子。一双铁蓝色的眼睛也总是过于严肃的样子,偶尔在夜间的校园角落里冒着光,看得人心里一颤。


Galois先生名字的来源说法不一,最广为流传的版本来自图书馆的平斯夫人。传说中这只姜红色的猫咪首次被发现的地点是在一本陈旧的Evariste Galois理论书旁,大概某个粗心的学生忘记把书放回书架里,Galois先生也因此得名。


猫咪Galois先生没有辜负这个名字代表的传奇色彩*(Evariste Galois是个传奇的数学天才,非常作死,推荐谷歌他的各种精彩故事),在这块也许是全美国最崇尚理性,科学和严谨的土地上,它打破了人类对猫的全部认知。它对人类不亲近,不躲避,不在意。一切已知的猫科动物弱点——猫薄荷,逗猫棒,好吃的罐头,甚至激光笔,在Galois先生眼里都不值一提。甚至有一年的仿真课上教授把期末项目的题目就定为“如何捕捉Galois先生”。尽管有不少人声称自己与Galois已经私下建立了特殊关系,截止到作者的发稿日期,仍然尚无任何人类与之发生实体接触的证据。那一年的挂科率也就可想而知了。


简而言之,Galois先生是一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猫,一只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猫,一只不科学,也不合理的猫。它充满谜团,是神秘的化身,在视好奇心和追求真理为信仰的一群年轻人眼中,再没什么比它更具挑战性的目标了。然而很多年过去,学生们来了又走,一届届国家的顶级理工人才纷纷在那双猫爪下折戟而归,Galois先生成为了一座难以攀越的奇迹,一个难以破解的谜题——直到他出现。


四年前的初秋,随着新一届学生入校,人们首次发现G先生固定的活动范围由图书馆和Killian草坪扩大到了几乎半个校园。这是几年来Galois先生作息首次出现变化,一时间整个学校纷纷猜测这其中的缘由。地理学院首次出动,跟随标记了猫咪一天的活动地点后与全校师生的课程安排进行交叉比较。还没等计算完成,却被推特上的一张照片抢先揭露了真相。


那是一张手机抓拍,没有定焦,看得出拍照者在极为激动的情绪下无法保持手机镜头的稳定。画面中一个肩膀单薄的男孩——绝对不超过十八岁——正趴在桌上浅眠,周围的摆设能推断出那应该是Stata大楼里某间教室。男孩的半边脸埋在手臂中,只露出一头柔软的金发,而在离他只有一只手掌距离的桌边,我们神秘莫测,冷若冰霜,万夫莫开,视两肢动物为弱智的Galois先生,正目光专注地注视着那位不知名的少年。由于图片清晰度欠佳,猫咪平日里凌厉冰冷的眼神居然看上去也称得上是温柔了。


——刚入学没多久的Jarvis隐隐察觉这个学校好像有很多猫,而且长相都非常相似,走到哪里都能看到。直到那张照片一夜走红,第二天的微积分课上他被教授调侃才恍然大悟到——猫其实只有一只,只是一直在跟着他到处跑。下课后同学们怂恿他去抱起那只小小的跟踪狂——毕竟当时还没有人能做到。他在大家狂热的眼神中无法说出拒绝的话,只好硬着头皮当着众目睽睽去向一只猫咪示好。


遗憾的是Galois先生并没把他当成什么特例,除去每天若无其事地跟在他身边以外,它一视同仁地拒绝Jarvis的任何肢体接触。Jarvis伸手去摸,它就退后一步。Jarvis退后一步,它却又跟上来一点,像个恪守原则的保镖,每天固定的距离内跟随他上课,做实验,泡图书馆,最后回到宿舍门口。比保护欲最强的父母还要严厉。时间一长,大家都知道工程学院有个男生是Galois先生的保护对象,看见它一个人走在路上总忍不住调侃一句:Galois先生,Jarvis还没下课吗。赶上它心情好的日子,还会收到一个是或否的回答,尽管对人类来说区别不大。


Jarvis拿Galois先生完全没办法,他喜欢小动物,一点也不介意有个毛茸茸的跟踪狂尾随在身后。偶尔从餐厅打包一些新鲜鱼肉放在远处然后看着它慢慢靠近吃掉。但被当做保护对象这件事——让一个自尊心颇强的男生总感到十二分的哭笑不得。学物理和学生物的人解释问题有截然不同的方式,Jarvis的室友十分肯定地认为他身上有什么人类探测不到的特殊气味,恰好对Galois先生有一定的吸引力。实验室的同伴却觉得猫咪只是形单影只了太久,因此和Jarvis一见如故,惺惺相惜起来。Jarvis平生做过最傻气的行为之一,就是撩起袖子向Galois先生展示他并不怎么健硕的二头肌,以表示自己并不需要格外的保护,可姜红色的毛团看到那只白花花的胳膊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于是Jarvis不得不接受自己在十五岁成功收获一位猫骑士的事实。


 


校园里的夜灯相继亮起时,Jarvis金色的脑袋跟着终于出现在路尽头的方向,像夜海中明灭的渔灯摇晃着慢慢飘到Baker House门口。如果人类也有耳朵的话,Jarvis的耳朵大概已经耷拉到脑袋后面了。


面对没有问好,也没着急走进大门的失意少年,Galois先生很难得地转过头,冲他动了动耳朵。


姜红色的猫咪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Jarvis,过了一会儿又眯起来,再缓缓睁开。视线始终没有离开他。


在它的世界里,这恐怕是表达关心的最大限度了。


Jarvis转过头和它对视起来,一向波澜不惊的淡蓝色眼睛显得有些失落。面对更为无害的小动物(至少毛茸茸的外表是最好的伪装),人类总会比平时多放下一些防备。


Galois先生抖了抖尾巴。


Jarvis眨眨眼睛。


他试探着把手伸过去,指尖才探出,猫咪的脑袋马上一转,盯住他的手,眼神严厉。


啊,果然还是不可以。


Jarvis的手指尴尬地僵在半空中。口袋里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他边接边推开门上楼,过了一会儿又下来了,赶时间的样子。


Galois先生还在原地,听到Jarvis说自己要出去和人吃饭时,露出相当不赞成的神情。


“Galois先生。”Jarvis拖着长调叫猫咪的名字,很有撒娇的感觉。“今晚天气很冷,请务必不要在室外过夜。”


它看着金发的小鬼转身走出大门,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


Jarvis不明所以地停下来,想了想又走回来,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下,在Galois先生身上打了个松松的结。


“这可不是温莎结…”他嘟囔着猫咪听不懂的话,声音温柔。“这样就保险了。”然后再次冲它挥手道别。


这次Galois先生没能发出叫声,它被围巾缠绕得有点不习惯,尽管浑身都是暖洋洋的,却只能眼睁睁看着Jarvis的背影消失在寒冷的夜幕中。


愚蠢的人类小鬼,忘记穿外套了。它想着。


姜红色的骑士把鼻头埋在那团柔软的毛线中闷闷不乐。天气阴沉,也许很快就有降雪。


它没有离开的打算。


 


TBC




原本的第五章太长了,所以分两章来发,这就当是一个过渡吧,下一章才是重点,隔一天发~


有很多小伙伴反应说罐中人里的很多专业词语看不懂还去查了,我表示真的只是在装样子而已,跳过去那些词也完全不影响阅读效果。以后一点点把注释加上好了~


仍然是,抱着Galois先生求评论,求评论!

承包这个害羞贾啊啊啊

Apple Bloom:

感覺這兩個大叔都被我
畫的有夠少女的(ˊ 3ˋ)
空氣中充滿著粉紅泡泡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