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幻红】The Corner 街角

幻红真好

方时:

【妇联三剧透预警】
【Happy ending】
【全是糖,大家放心吃】


今天那个金发男子又来了。
他个子很高,身材纤细,眼睛是罕见的蓝色,让人过目不忘。
一连好几天他都在店门口徘徊,像是在等人。
等女朋友吗?我不太清楚。
最近雏菊和百合卖得很好,但都无法撼动红玫瑰的地位。金发男人频频向我们的橱窗投去目光,也许他也想进来买一支?


他又等了几分钟,街角拐进来一位红衣女郎。
她穿着紧身的红色皮衣,棕发肆意散开,走起路来耳鬓的碎发起起伏伏,像风一样柔和。


真是位难得的大美人,她的侧颜像希腊神话中的女神一样完美,半分清纯又半分妩媚,她笑起来那么甜,比魁北克的枫糖还让人留恋,她的双眸又是那么亮,把这阴沉沉的乌云都穿透了。


真的奇怪,他们明明认识,却站得那么远。
我觉得他们互相注视着有十几秒左右,或许更多。


金发男人突然冲上去抱住了女郎。
哦,他可真是位绅士。
他的大手稳稳地搂在女士腰间,垂下头方便女士看清他的面庞。
他们不发一言,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都没有见面。


我愈发好奇了,要知道,像我们这种小镇是很难得有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流传的。
我穿上工作服,拿上传单做掩护,一步一步向二人靠近。


“对不起,对不起旺达……”金发男人的声音好听得过分,沙哑构造出独特的电子音,却出乎意料的装满了深情。
他到底是机器人还是人类?


“不要道歉,我很好,很想你。”女郎把头靠在男人的胸口,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他们像一对花样滑冰选手一样贴合在一起,却比雕塑还要坚实。


我听不清那男人的名字是什么,开头字母似乎是“v”或“w”
也许是“Wilson”“Vincent”之类的吧。


来往的人并不多,他们肆无忌惮得拥抱,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并没有更加亲密的举动。
这不大符合常理,如果他们只是朋友,绝不会流露出彼此依恋的神情,但如果是恋人——现代人可不会仅仅满足于拥抱。


“路上辛苦吗?我是不是不该让你来……抱歉我太自私了……”男人小声嘀咕着,红衣女郎轻轻摇头笑着,伸手抚摸男人的额头,在那儿停留了片刻,又向下划过眼角,下巴,像在安抚一只找不到主人的金毛。


“告诉我你已经找好了住处,我真的不想在外面过夜。”
听到女郎这样说,金发男人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就恢复轻松的表情,回答道“当然。”
他牵起她的手,小心翼翼地避开纯黑的指甲,将亲吻落在她的指间和手背上,她安静地注视着他,笑得甜蜜又酸涩。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眶有些湿润,大概是这场景让我想起罗密欧与朱丽叶,想起他们每次幽会又含泪分别,想起朱丽叶坐在窗边等他的情人,想起罗密欧得知爱人死讯时的悲痛欲绝。


哦,不好,现在没有时间感伤了,金发男人向我们的花店走去了。
我赶忙回到店里,发现男人正在挑选鲜花。
“请问您想要点什么?”我拿出职业性的微笑来掩饰内心的慌张,毕竟我刚才还在偷听人家的情话……
金发男人看上去不善言辞,几次开口都生生憋了回去,要不是我刚听过他和红衣女郎的交谈,真的会怀疑他有语言障碍。
“嗯……我想……玫瑰花?”
“红玫瑰?”我问他。
他环顾四周,眼神在粉玫瑰上停留了几秒,随后又移开了。
“嗯,是的。”
“一支?一束?还是定制?”
男人看上去有些迷茫,看来我得帮帮他。
“我的建议,先生,您可以先买一支,这样显得有诚意。”我故意看看在门外等待的女郎,男人有点不好意思。
我帮他选了一支最新鲜最艳丽的红玫瑰,用银白色小蝴蝶结作装饰。
“请问,可以刷卡吗?”
我愣了一下,买一支玫瑰花还需要刷卡?
“可以……”看他一幅为难又尴尬的可怜样子,我只好答应。
但是当我看到他的银行卡余额后我彻底说不出话了,那是一个普通人做梦都不敢想的数字。
这人要不是富二代,就是黑帮老大。
把卡递回去的时候我暗自庆幸他没有大手一挥买下我们的花店。
“需要为您写张贺卡吗?”
“是的,我想……内容可以写‘Vision loves Wanda.’”
他看见我偷笑后脸红得更厉害了。


“欢迎下次光临。”我冲他挥挥手。
“我会的。”


竟然认真的回复了……


——————————————
下次光临的不是vision,是wanda
她买了一捧小雏菊,一支母菊。
一个代表深藏心底的爱,一个代表苦难中的力量。真是复杂的感情。
我帮她包装花束,替她挑选了小花瓶,还送了她一小包牵牛花的种子,她很热情,又开朗,我们聊得挺开心。
有时候我看到他们挽着手从街角走过,引来无数男女侧目却不自知。
哦,有钱人的生活,虽然他们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富有,实际上也不奢侈。
但是数字不会骗人。


后来vision先生撩妹的手段稍稍高明了一些,也会亲自写些肉麻的情话连同大捧的玫瑰送给Wanda。有时会向我询问哪里有特色餐厅,哪里的咖啡厅又隐蔽又浪漫。
我尽全力帮助他,看那个一米九多的大男人在爱人面前小心翼翼的样子真的很有趣。


有一次他们一起来买花,看到他们还买了食材。
“Vision先生负责做饭吗?”我禁不住问道。
Wanda仰头看看男友的表情,笑着说“是的,他很会做饭。”
一旁的Vision却是满脸忧郁。
“我还会别的,Wanda。”
看上去有点委屈呢。
“比如进我的房间不走门?”
Wanda还在挖苦他,我却禁不住脑补了罗密欧翻窗去和朱丽叶幽会的画面。
“我在大厦里很不自在。”vision看上去更郁闷了。
“那你怎样才觉得开心呢?”Wanda的双手环住vision的脖子,像在索吻一样。
“和你在一起。”


哦,我的眼睛。
————————————————
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我可以等到vision和Wanda的孩子出生的那一天。
然而我错了。


那个可怕的夜晚来得突然,我看到Wanda和vision在街角交谈,两人情绪都有些激动,但是后来的事就有点魔幻现实主义,有个黑乎乎的丑东西把武器捅进了vision的腹部,我吓得说不出话来。
vision瞬间变成了紫红色,犯着金属的质感,头上还有一块黄色的东西闪闪发亮。
上帝啊,他真的不是人类。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Wanda,她的双眼泛着红光,手中聚集了未知的能量,以一敌二保护着vision。
后来他们四个都升到了空中,我什么的不知道了。


至于我了解到他们的真实身份和世界经历的那场浩劫,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
消失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这座苏格兰的小镇又恢复生机,那两个身影却迟迟没再出现。


有时候我不禁怀疑“Wanda小姐爱的是一个有生命的人吗?还是一堆破铜烂铁?”
不,vision先生一定是有生命的,我不断得安慰自己。


某日午后我在店里侍弄花草,邮递员送来了一封信,我感到奇怪,因为我从不和别人通信。
我打开信封,是一份请柬,上面写着
“诚挚邀请您来参加我们的婚礼——Vision&Wanda”


————————————————————————


写在后面:难以置信我居然磕了一对BG,都怪炮总太会撩了嘤嘤嘤。
有没有同好一起嗑幻红啊?
暗戳戳求个留言呗

评论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