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苏睿】替过

  02

  蔺晨开的方子梅长苏都要听烂了,无非就是那么几样药,他甚至清楚增减其中哪几味药口感会变苦变酸,故而也就没把心思放在这上面,只苦苦思索着火寒毒早期的治疗该怎样才算得宜,景睿可不能像自己那样由着性子…得好好养着。旁边的蔺晨要是知道梅长苏在想这个估计就不是损他几句话的事情了。萧景睿由着蔺晨给他把脉,只把头埋得低低,不敢和梅长苏有所对视。蔺晨开完方子就不顾飞流一直喊着苏哥哥的抗议声,拽着他出去了。

  还算识趣。梅长苏扫了眼药方,拿过床头的茶壶添了点水,萧景睿刚要去接就被人反按住了手,扣在床边。“景睿……”微叹了口气,梅长苏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只问,“长公主那里…你想过吗?”如果可以再换回来…他是愿意坦然走向死亡的…而不是让景睿来承受这一切。

  果然被他给问愣了。萧景睿微张着唇,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合理的解释来,只好又低下了头去。他这样做的确是对不起母亲的,可在军中日夜相处,眼见着梅长苏的生命一点点消亡,他实在无法坐视不理,说到底,一腔情热而已。原以为会得到梅长苏厉色的斥责,却没想到人只是疼惜地握着自己的手,说要自己好好将养着,一定要听医嘱行事。

  说起来…刚刚苏兄进来没质问我,反倒是吻…诶?!后知后觉地红了脸颊,怔怔地看向梅长苏。“好了,待会喝过药就睡罢,郡主那里我自会解释。”梅长苏怎能不知他在想什么,可眼下不是个互吐心声的好时机,至少…得先喝过药。

  这药的滋味梅长苏是知道的,又酸又苦,闻着都反胃,自小景睿的身体就一直很好,从来没有见他病到需要喝药的地步,现在…却是要长期受这样的苦了……梅长苏不好硬灌满脸为难之色的景睿,只好先把药放在一旁,想先晾凉好容易入口。谁知萧景睿神色一凝,伸手拿过碗闭眼就灌了下去,梅长苏立刻倒好了一碗温水在旁候着,等他咽下药后就马上把水喂了进去。纵然如此萧景睿还是差点吐出来,那药的滋味着实反胃,熏得他头脑发昏,都快呛得眼泪流出来,被人搂着温柔地拍打几下背脊才缓过劲儿。

  梅长苏又慢慢喂他喝了点水,就扶他躺下了。原来苏兄平时…都是这样勉力支撑的吗?只是喝个药的工夫,萧景睿就觉得自己精力不济,不知不觉眼睛就合上了。“景睿,你睡一会。”梅长苏的声音变得很远,很快就湮没在一片黑暗中。见萧景睿睡着了,梅长苏这才脱身去找蔺晨。

  他必须要知道一件事,景睿是怎么做到消除他身上的火寒之毒进而转移的。而这件事的答案,只有蔺晨有可能告诉他。刚出屋子就看见飞流闷闷不乐地蹲在地上,走近问他这是怎么了,飞流委屈地往他苏哥哥怀里一埋,瓮声瓮气地答。

  “坏人!欺负我!跑了!”

  好你个蔺晨,跑得还真快!梅长苏暗自咬牙,安抚了飞流几句。

评论(16)

热度(18)

  1. 至凡乌拉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