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苏睿】替过



  题外话:梅长苏萧景睿体质互换梗,大写的狗血ooc,就是为了撒糖,无脑小白文。锅都是大魔法师蔺晨的【不


  01


  大渝战后,梅长苏答应随着蔺晨返回琅琊山。他自觉时日无多,途经南楚,想到自从战后就再没见到景睿,听人说是又回南楚去了,便想在此停一停。蔺晨斜他一眼,话语间带上了调笑之意:“这么快就又想你那位公子啦?打仗的时候天天见还不够啊。”梅长苏懒得回他话,只同车夫说要他停在南楚关外。


  “关外?喂长苏,都到了南楚了还不去和他见上一面?真想下辈子再见面啊?”蔺晨的嘴真是一如既往的毒,惹得飞流气呼呼地要打他,两个人在马车里闹作一团,梅长苏被闹得头昏脑胀,径直下了车。许是冰续草的药效还没过,梅长苏走出几步并没有觉得阵阵的发昏,既然情况还好……不如…就真去再见上一面罢?


  他是真的很想多和景睿相处一阵子的,本来大梁大渝交战之时他就暗下决心,打算要是战后身体还行,他就要尽其所能去弥补景睿,以梅长苏的身份。南楚郡主府很是好认,他知道景睿就住在这府上。可还没进府,就听见里面一片吵杂之声,隐约听得“哥哥”“昏过去”等字眼。


  心下一凛,莫不是景睿出事了?!当即顾不得请礼自述身份,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气拨开两个护卫的拦阻就冲了进去 。小姑娘宇文念红着眼眶不知所措地站在庭院里面,而萧景睿就倒在地上面无血色。


  “苏…苏先生!”宇文念正茫然无措,见着了梅长苏才回了点魂儿,拉住他衣袖急急地问,“哥哥他…他怎么了!?”现在的梅长苏比她更心乱如麻,过去就先把景睿给抱在了怀里查看。未见外伤,呼吸不匀,想来是突发急症?“景睿,刚刚在做什么?”一边这样问着一边已是将人打横抱进屋里,轻手轻脚地放在了软榻上。


  情急之下梅长苏没有发觉自己的异样。他就算是服了冰续草,也不该有如此的气力才对。宇文府的大夫已经提着药箱匆匆赶来,替萧景睿诊脉过后却为难地皱起眉头。宇文念这时才记起梅长苏刚刚的问话,嗫喏着回他。


  景睿刚刚是在练剑?倒是平常。可看这大夫的神情,不像是因为什么急症啊。“大夫…不知…是何缘故啊?”梅长苏紧张得问话都断续起来。“回大人……这…小人诊不出是何脉象来…”大夫说话间冷汗都滴了下来,“这脉象虚浮,时有时无,小人从未见过啊!”大夫所述梅长苏再耳熟不过 ,种种症状,不就是他所中的火寒之毒吗?!


  现下冷静下来,梅长苏立即想通此处关节。自己身体康健不是由于冰续草…景睿…你竟是拿你自己来换…换我的性命吗?我怎么值得你拿性命来换!不过现在不是追究景睿怎么换的时候,必须…必须马上把蔺晨找来!梅长苏不放心离开景睿身旁,紧紧攥住他变得冰冷的手,嘱咐宇文念去找在南楚关外的一辆马车。


  急促地咳嗽起来,萧景睿被剧烈的痛楚激醒,待到咳嗽稍缓,才勉强睁开眼睛。待他看清眼前人时,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原以为是念念在旁边,都想好了解释之词,可身边人居然…居然会是梅长苏!所有的解释都被梗在喉咙,萧景睿心虚地移开视线,肩上却突然一紧。


  梅长苏看到萧景睿惊慌的眼神就彻底明白他确实做了交换,心底最后那点侥幸也荡然无存。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身中火寒之毒是何等的折磨,现在景睿…他那么对不起的景睿,却还为他受这样的罪?一股说不出是酸楚是愤怒的冲动涌上,梅长苏搂过景睿肩膀就吻了上去,直把人吻到喘不过气才稍稍松开一些。


  “景睿…你怎么…”梅长苏圈抱住景睿,只觉得心头沉重,有什么硌得眼眶发红。


  “喂喂长苏,要亲热等我开完药喝了再说啊!要不然景睿被你吻断气了我看你怎么离开南楚。”蔺晨总是善于破坏气氛, 不紧不慢地踱步进来,被跟在身后的飞流踹了一脚。


评论(5)

热度(15)

  1. 至凡乌拉子 转载了此文字
    好萌好治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