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白丹】执念(上)

我爱白丹!

忍冬:



cp:白龙x丹龙、白鹤少年组
其他:
1.只看了电影,再一次萌了逆主流,寂寞如雪自割腿肉。
2.关于人物,我觉得,相比开朗阳光的丹龙,其实看似沉稳却敏感脆弱的白龙更容易把情感寄托在某人/某物身上。
而且他比自己想象的要重视丹龙,他比起丹龙重视他而言更重视丹龙(好像在说奇怪的绕口令)
就像离开了水的鱼才知道没有水就无法生存,离开了丹龙的白龙孤独一人执念深到成了妖(虽然也有一些客观因素)。而离开了白龙的丹龙业余生活依然多姿多彩,修修佛、讲讲经、陪陪尸体卖卖瓜。
所以设定是白龙没有变成妖猫而是带着痛苦和仇恨回到过去黑化病娇的故事(并不,只是车)
3.其实一开始我只想写个粮食向。。先上半碗肉叭,炖肉炖得头晕
4.ooc我的锅,好久没写过文了,开车更是第一次,瞎吉尔乱写叭,肉不香轻拍




————

白龙看着面前这熟悉而陌生的少年怔了怔。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数十年前。

少年裸露着上身,白皙精瘦的腰背上有几道鲜红的血痕。

丹龙向来顽皮,从小到大不受过的伤数不清有多少,而每一次都是他帮忙上药。白龙低下头,冷冷地看着面前毫无防备的裸露着臂膀的少年。

长期练习幻术的身体青涩而柔韧,肌肉结实紧致却不夸张,恰到好处的腰线、平滑的背脊、瘦窄的腰身,还有隐入衣物里紧翘的臀和笔直的双腿。而腰背上那些红肿的鞭痕,更是增添了一种撩人的魅力。

所以……那是一场梦?

可为何那几十年的孤独绝望是那么真实,引蛊虫入身体的痛苦是那么彻骨,而眼前这些少年意气对他而言恍如隔世?

按在丹龙伤口上的手狠狠往下一按,少年无声地露出冷笑。

“白龙!”

丹龙疼得一颤,眼泪都快出来了,回头眼眶湿漉漉地看着面上带笑的白龙,皱着眉头嘟囔,从未经历过多年后的决裂的语气十分亲呢,“死小子,下手这么重,故意的是不是……”

“丹龙……”

白龙冷冷地咀嚼着这个名字。低头望著丹龙俊秀的眉目,嘴角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这曾是他前半生最为重要的人,这曾是他心意相通的半身,这也是选择欺骗他的叛徒。他想起丹龙走前说的话,说什么这世上除了他,自己还有谁。结果还不是一样,轻而易举的抛下他一个人离开。

虽然,现在一切都还没发生。

背对着白龙的丹龙突然冒出一层鸡皮疙瘩。

白龙沾着药酒的手凉凉的,好像……是在抚摸自己?

腰带被拉开,裤子被扯了下来。可是那里明明没有受伤。丹龙心里冒出一丝疑惑,但对白龙突然的动作并不害怕,对方可是他连性命都可以交付的兄弟。

直到白龙的手顺着丹龙的腰滑向腿间的时候,未经人事的少年终于开始紧张起来了。

“哎!等等,白龙!你在、在摸哪里?!”

丹龙试图伸手抓住白龙的手,却被白龙拉过双手,用柔软的东西缠在头顶。

“你要做什么!?”

他终于意识到事情似乎不太对劲,身体扭动,极力想要避开那只不老实的手,没想到却被白龙一掌拍在了臀部。虽然不疼,但清脆的肉击声却让他羞红了脸。

白龙伏下身,身体几乎全部压在丹龙身上。他一只手揽着他的肩头。把头靠在丹龙耳边,在丹龙的耳朵上咬了一口,声音轻柔。

“哥哥不听话哦,所以我要给你一点教训。 ”

剩下走网盘:https://pan.baidu.com/s/1i5Cfr9b
钥匙评论见


(tbc.)

评论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