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总之就是有关肖望标题什么的不要执着

我爱肖望

折原:

        我这么懒的人居然要把原文里有肖望出场的细节抠出来分析绝对都是痴汉 @Marmothole 的错!不过肖望这个角色的确塑造得很有趣,所以这是严肃的角色分析和论肖方的双箭头(x。一切纯属自娱自乐且对肖方有想太多的倾向,有轻微的添油加醋行为,非肖方党请自觉避雷,意见不同概不负责,我说不定就是个作者写个下雨还能分析出多层含义的应试生,看看就好,具体请尊重作者的表达意图。以上。


        


        第一次看暗河的时候,因为前几部都站邰方,所以请相信我前半部分都是以很纯洁的目光看待肖望和方木的友谊的,我是如此的专一(x 可是我写的这个时候,已经是看第二次(。不废话,入正题。


       肖望去C市前我都把他当出场率还过得去的NPC,因为除了聪敏和一些小疑点外,心理分析的价值不大,因为是自己当备份和给基友写同人提供灵感素材的,所以我还是一个个场景写,有点啰嗦,请不要打我(。


       肖望初出场,在车站接方木,带去跟领导见面,这个没啥好说的,作者对肖望情商高、懂分寸、会说话、不动声色等等特点已经刻画得很明显了,不过一来就打听人家结婚没,你还好么?方木你这么容易脸红也不太好吧(。


       其后是方木在看裴岚的录像带,肖方在外面守着。这里有点意思,肖望对梁泽昊的称呼是梁子,虽然我后来有去问过北方的妹子熟人中有没有这种叫法并得到否定的答案,但是教化场里拆迁团伙同伴间也是这种叫法,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两人应该关系挺熟悉,并猜测梁泽昊也是刑警,但是后来方木问过梁泽昊的身份,结果S局这边回答很含糊,但是有一个确切的信息,就是梁泽昊一定来头不小,而梁四海一出场我就猜到他跟梁泽昊是父子,所以肖望的身份我开始没怀疑是我的失误,大概是还把他当成普通NPC而忽略了这个奇怪的地方,其实作者很早就有暗示。


       去商场查案主要还是突显我们方木大大的机智,肖望继续NPC,而且是个悟性挺高的聪明NPC,就不用多说了。


       之后是方木拜托肖望找廖亚凡,我怎么觉得方木对着肖望老是脸红,明明都是很正常的场合啊?肖望打蛇随棍上就说是自己人了(笑而不语


       当方木和米楠坐在一起的时候,肖望过来了,他把米楠面前的水喝掉的感觉。。。有点像示威和抢夺(x 之后还表现出了对米楠毫不在意、嫌弃她妨碍商谈公务的意思(x 而且作者还特意说方木以为肖望会问,怎么有种碰见情人和小三在一起的感觉,作者你快说说什么居心(x


       之后的查案依然是很聪明和没睡觉依然条理很清晰,有着普通刑警的冲动和焦虑的肖望,以及目测是肖望对方木的欣赏和信任建立的最重要的一个部分。


       方木后来在S局睡着的时候,很明显肖望一直没睡守在他身边,而且拿着警用多功能服给他当被子盖。这个细节其实很有趣,一般来说,如果是刻意接近或者有目的的示好,是一定要让对方知道的,但是这里明显是方木被噩梦惊醒才会刚好碰见肖望在帮他盖被子。也就是说,肖望是自觉且自然地关心方木,而不是出于讨好。而这时老邢的案子还没出现,肖望对方木的关心和之后的帮助,目的都是很单纯的,所以他对方木的欣赏和喜欢,在很初期就已经出现并且挺成熟了【废话


       之后再次出现了梁泽昊,方木问了他的身份,按照肖望他们的回答,我当时是往富二代和官二代的方向想,这里我觉得更奇怪了,既然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肖望当初叫得很熟悉的样子?当时也只是疑惑,没往深处想。根据很后面的剧情,我们可以知道梁四海表面上并不是什么大财团,而当时肖望和徐桐避而不谈的反应,显然是知道梁四海是什么人,至少知道他做的事不正当,后来S局多名警务人员被捕,也很耐人寻味,也就是说,肖望是黑警,但整个S市公安系统本身就跟梁四海牵连甚深,只是肖望直接是梁四海的人,而S市公安系统是沉默地知情者。这里顺便再提提裴岚,既然梁泽昊表面上只是一个小货运公司老板的儿子,按理说他那么张扬而且泡到女明星是不正常的,而裴岚后面也跟梁泽昊去过那个包厢,并没有任何不自然,所以S市里很多领域的人都应该对梁泽昊家在黑道的地位心照不宣。


       接下来的剧情,是肖望陪着方木去讨回米楠的东西,这段略帅,而且更明显地表现了S市警方和一些不合法的行为间微妙的知情和牵制,还有。。。肖望其实略凶狠。不过这里还是刑警这种武力值很高的职业的正常范围之内。然后我小小抱怨下,原本这里写得那么详细,我以为后面的剧情会用到,结果完全就只是为了米楠,出场的几个角色路人得不能更路人,有一点点失望。去拿钢笔那里就更帅了,请自觉再去读原文(。


       正式行动救裴岚的时候,肖望直接强烈要求把方木编到自己组也是蛮拼的。送方木回宾馆的时候又说了一遍自己人,然后还直接忽略了米楠说我帮的是你跟那个妹子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怎么看到了变相表白的意味(x 然后作者直接又甩出肖望的另一个特点,并在后文反复提到,就是肖望会在适当的时候保持沉默,不该管的事不会问。


       关于他对待汤小美的态度和前面去找人的事,可以看得出肖望在紧急情况下其实挺粗暴的,至于后来景旭的事你们就更明白了他有多狠。只是那个时候这种程度都还在大家的接受范围内,而作者描写的这些细节其实明确表现出肖望个性里的凶狠是根本没掩饰过的。


       案件结束,肖望带方木去游玩,S局为方木饯行。肖望在洗手间里想把钱塞给方木的时候,从他言语中可以看到对梁泽昊露骨的鄙视,遭到方木的拒绝后,肖望的尴尬应该是他第一次意识到方木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估计本来有点试探的意味,希望方木以后能跟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结果发现两个人的价值观差距有点大。之后为方木和米楠送行就不用多说了,依然是我是帮你跟那个妹子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然后肖望因为老邢的事被抽调到C市的时候,才彻底摆脱了他在我心中NPC的地位,并且取代了邰伟成为方木的新CP(x


       肖望一出现,方木就已经在心里给他打了个自己人的tag了,这样真的没关系么?肖望更直接,一散会就去揽方木肩膀,还要求请客。后面吃饭的对话,表面上是方木在打探消息,但如果知道后面的剧情,就会觉得肖望同时也是在试探。肖望那句相信我俩在一起能干成大事,在全文中不止说了一次。本身就知道真相的肖望,说这句话的时候应该是半真半假,一方面他是真心希望能跟方木成为伙伴,另一方面他的大事却完全不是为老邢洗脱罪名。


       后来去宾馆查案,肖望看了宗卷表示这案子很离谱,疑点多,作为知情者这是大实话,但是有迎合方木情绪和想进一步取得方木信任之嫌。后面的询问也没什么积极的贡献,跟救裴岚的案子有微妙的差别,方木原本打算借助肖望的职责去查案,结果反而在不知不觉里被肖望套了很多话。


       之后郑霖制造假证据,肖望本身知情而且这么聪明,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证据是伪造的,而且以他的利益来看,老邢的罪名不能洗脱最好,所以他兴奋地对方木说这样就能救到老邢绝对是装出来的(。


       郑霖在会议室里意图对方木逼供,肖望那句“关他的事,就关我的事”简直了,肖望大大一直在表白,都让我想起no.6的紫苑了,不愧是大手(。


       后来方木救了陆璐,把自己弄到满身是伤,作为知道实情并在暗中救了方木的人,肖望居然还对方木的伤显得很惊讶,我只能说肖望你好能装,比裴岚演技还好(。


       试枪的事情,应该说是在全文里肖望第一次表现出要跟方木比试的好胜心,肖望对方木不仅是认可和信任,而且有决一高下的心理,也就是既当成朋友,也当成对手。关于这种心理想留到后面说,我觉得这跟肖望临死前的行为有很大关系。比赛成绩是方木总体领先肖望两环,我个人觉得这跟故事结局的走向有隐喻的作用,因为这种手法在前面的故事和情节里有用过。而肖望用枪指着方木的头,则很可能隐喻他们终有一天会成为敌人,并且肖望手里的资源和所处的位置相比方木有明显优势。“旧的必将被新的取代,这是规律”这一句,下文肖望也说了类似意思的话,有暗示的意味,后面再说。以肖望的智商和情商,当众违反规定用枪指着方木是很不合常理的,虽然我更想吐槽他对方木做的一切都不合常理(。所以他这么做,一方面有种万一以后和方木敌对,要先在这里找到安全感的感觉(这啥,另一方面是作者借此铺垫下面的剧情。


       之后是方木根据软枣的线索跑去S市,肖望发了短信,表面上是担心试枪的时候自己做得不恰当,怕方木生气,但别忘了肖望能对方木手机定位,所以是知道他离开C市才进行的行动目的试探也很有可能。


       肖望再次出场是方木从陆家村出来,受了挺严重的伤,让肖望去接他。嗯,真不拿肖望当外人啊,什么因为肖望不会多问所以让他来接,你回到C市不也会被问么,有差么,难道其他人来接你不说就不接你了?你就承认这个时候你只能找肖望吧(x 而且之前从C市去S市是坐火车,这俩城市的距离应该不近吧,方木的性格里有种一个人承担的倾向,不是个会喜欢找人帮忙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找的人是肖望,我觉得大家都懂的,反正方警官你自己都承认肖望是自己人了(。以及有人发现么,方木丢了手机但是对肖望的电话倒背如流,我一般就只能记得父母和自己的电话,其他人都是靠存号码,你们可以结合自己的实际感受下。


       往后是肖望带方木各种补办证件和买手机,一如既往的在哪个城市都是司机担当,简直无微不至(x 然后从方木刚当警察的故事开始我就好想吐槽,你们为什么总是可以上班时间做各种私事,用公家的车,这样真的没关系么!


       办身份证的时候,方木是排了半天队,肖望肯定也是陪着他等了半天,然后继续陪他买新手机,还说你要是差钱我这里有,又去高档次的酒店,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男友力突破天际。这里肖望再次说了方木不与时俱进,跟试枪时说旧的会被新的取代有类似的意思,有点暗示方木太固执的意味,并且很可能是对方木坚持所谓正义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的无奈的折射(这里真可能是我想太多。


       吃饭的时候方木闷头吃但是觉得肖望一直看着自己这个细节也是够了,就差个深情款款的形容词(并不是。其实观察的成分更大一点,就是为什么你俩每次一起吃饭都是在互相刺探军情(x 这里肖望一直在暗示和规劝方木不要再管老邢的案子,根据当时的情况,方木能掌握的东西少之又少,梁四海那边阴谋败露的可能性极低,所以肖望所真正关心的是方木的安全,尤其是百鑫浴宫的事和后来的重伤,肖望应当是非常担心方木会因此遭遇不测的,并且他不能每次都像在百鑫浴宫那样有能力救方木。


       当肖望说自己调到C市的时候,方木是真的很高兴,然后肖大大再次不放过表白的机会——我调过来有一部分原因是你。也再次说了想跟方木并肩作战干一番大事,但这次的意思更偏向于方木能安然无恙自我保重,且希望通过劝说能使方木放弃老邢的案子,投奔到自己这一方。然后方木就一边脸红一边说着自己人_(:з」∠)_【肖大大都可以出个方警官攻略大全了


       从酒店出来看到景旭挨打,这里我真想高呼一声方警官你终于没那么圣母了,要是知道挨打的是景旭你还去阻止我真想踹你(x 好吧最后还是阻止了景旭受辱这是原则问题也不算圣母了。不过肖望是真的除了方木谁他都不在乎啊,对别人那么凶暴但是对着方木简直超级温柔,这是同一个人么(。不过方木在楼上满怀希望却不知道肖望在楼下偷听说不定已经盘算好了怎么熄灭这点希望,想想也是挺sad的啊。


       准备好了三十万,预感不祥的方木临时变更计划让肖望一起去景旭家,因为遇到紧急情况肖望比边平管用,这理由怎么看都有种男朋友会保护我的感觉(x 之后入屋搜索的种种就不说了,但是“肖望把方木拖到沙发前坐下,然后半蹲在他身前,目光炯炯。”这句我看着真的不太好,这姿势实在太过微妙,一般是大人对小孩,男朋友对女朋友会用的姿势,就是保护者会对被保护者用的姿势,带有点怜爱和安抚的意味,甚至有朋友直接就说这姿势简直就像在求婚(。之后方木去验尸,肖望看似在协助他,但是这样了如指掌并快速判断,有点心虚并希望快点了结此事把方木带走的感觉,而之前的案件里,他跟方木在查案时各自并不是这种角色。虽然肖望之前有没有杀过人没有提到过,但是方木去验尸他应该是非常紧张的。之后清扫现场,又跟方木对口供,表面上是为方木的电话洗脱嫌疑,实则这种先发制人的方法更有利于方木不怀疑他。


       在车上说方木有义气,并且说“我也希望有你这样的朋友……”一面是真情流露的希望,一面是试探,我觉得,肖望那时一定很希望方木说他们本来就是朋友吧。


       方木再次去调查暗河,为防不测,把肖望的联系方式写进了漂流瓶,既有信任也有内疚。肖望是他在老邢的案子里唯一说出部分真相并全心信赖的人,却是这样的结果,简直虐cry。以方木的立场看,肖望已经明确表态过大家都明哲保身,也希望方木抽身,那如果连方木都遭遇不测,肖望真的会继续查下去么?如果会,这已经不是追寻正义,而是为他复仇的层面了吧。你这难道不是在赌肖望对你的感情么?


       方木得救后问肖望有没有谁给他打过电话,根据肖望的说辞,排除对肖望的怀疑后很宽慰,没有任何证明,只是肖望的一面之词就相信,这对方木来说并不是常态,简直就是越信任越心塞啊。以及真心说一句肖望演技不比裴岚差(x


       四个女孩和家人离开,以肖望的身份肯定是事先知道的,之前在景旭家也是,其他的事情也是,肖望你啥都知道还要耐着性子陪着方木并演戏给方木看你心累伐?后面S局的人的解释只能说公安跟梁四海牵扯甚深,利益关系不明而喻。肖望会成为黑警,绝对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变质,这个环境本身就不太正常。


       再往下的出场是吊唁邢至森,以他后面提到的对邢至森的痛恨,演戏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毕竟肖望情商很高,以他明着的身份和跟这边的交情,这么做在别人看来才是最自然的。




       以下是重点其一。你们造我等写这段等了多久么!


       方木在老邢死后,已经接近于丧失理智,所以才会有意图谋杀梁泽昊的行为。就在他准备行动的时候,听到了身后的击锤声回头,发现是肖望用枪指着他。


       方木看见肖望的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是你?为什么会是你?”这几个字,丧失思考能力,可见肖望的背叛对他来说打击有多大,恐怕在以往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没有体验过。


       肖望在这时的动作是示意他不要发出声音,并跟自己走。这里我想起之前看到有人说肖望居然会为了救梁泽昊这种人暴露自己的黑警身份,实在是愚蠢,你们真的有好好理解作者的意思么?首先,肖望为什么会出现?以他隐藏的身份,自然不会是去梁四海的聚会,更不可能是担任梁泽昊的保镖,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通过手机定位知道了方木过来。方木这个时候过来绝对不是处在什么理智的状态,所以来杀人的机会很大,至少闹出事遇到危险的机会很大。然后,梁泽昊如果被杀,不是保镖也不需要在现场的肖望有义务保护他么?没有吧,他对梁泽昊也没啥正面的感情,就算梁泽昊死了,对肖望的负面冲击是很少的,反而这样一来梁四海能依靠的人只有他,只能扶他上位。那么,肖望出现在这里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救方木。如果方木杀了梁泽昊,无论是被梁四海的人当场杀死,还是以蓄意谋杀被起诉,方木面临的都是万劫不复的境地;如果由其他人阻止方木下手,无论这些人是谁,都绝对不会给方木带来有利影响,最大的可能性是梁四海的人为了救梁泽昊而杀了方木。所以肖望出现在那里是有极其强烈的必要性的,能够不让任何人发现并把这件事当没发生过掩盖下去的人只有他,所以肖望的出现并不是因为他愚蠢,而正正因为他太聪明太明白事态。


       不让方木发出声音,用枪指着方木,让他扔掉差点成为凶器的铁丝,都是在保护方木。他不能让其他人发现方木,尤其是要提防方木趁机反抗被发现,更不能让人知道方木来这里的目的。当方木与他对话的时候,他首先关掉了门和熄灭了电灯,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他是不想让方木看清他的神情,在黑暗中交谈更从容,但是后来裴岚没有发现包厢里有人而差点误入的时候,觉得肖望这么做更大的动机是不让人发现包厢有人,毕竟这是洗手间对面的房间,有人经过的可能性很大,这么做依然是为了保护方木。


       从他们的对话里,可以看得出肖望痛恨邢至森,这种痛恨是从派出卧底的人这个身份进行感情转嫁的,而最初让肖望产生这种感情的人,肖望对他是仇恨的层面。方木问他当梁四海的人多久,回答是一直是,但是联系下文,肖望曾经当过卧底,也就是说,肖望不是去梁四海那里当卧底,而是直接变节成为梁四海的人。而他最初当卧底的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痛恨派出卧底的人,这个尚不明确,但是从他潜意识觉得邢至森为了自己的目的牺牲同僚性命,可以折射出他当初就是经历了这样的事,他仇恨的,应该是把他派出去当卧底的人,并且这个人害死了自己的同僚(且很可能是肖望的同伴),这极可能就是他变节的直接原因。这里隐含了一个细节,肖望曾经当过卧底,那他最初的身份就是单纯的警察,无论这个时段有多么短,它确实存在过。而他最开始要当警察的时候,肯定不是为了将来变节,而是的的确确对这职业有过神圣的憧憬吧。如果这种神圣被玷污,那么产生仇恨,并以变节作为报复,是很有可能的。何况S局的氛围真的太诡异,变节的恐怕不止他一个。当然,这不能为肖望洗白,他所做过的事,是客观事实。


       肖望对郑霖他们的态度和后来承认杀害景旭,里面并没有愧疚,也没有幸灾乐祸。他就只是为了达到目的,过程中的一切阻碍即使是人命,对他而言也只是如同草芥,他对他们没有任何感情,即使是出乎自己意料的枉死,也没有同情。


       肖望在谈话中说出了百鑫浴宫的事,如果不暴露,估计方木永远也不会知道。肖望在暗中一面监视他,一面保护他,救他是完全出于希望方木好好活着的心理,既没有想得到感激,也不会想要回报。这不是出于布局和战略,仅仅是出于个人感情。


       肖望对方木说正义和忠诚只是忽悠他去慷慨赴死的托词,应该就是我前面说的肖望曾经的神圣的憧憬被玷污了,所以他不信任也不屑这些东西,也就是他也被人忽悠过,并且自以为现在自己已经摆脱了这种愚蠢,为自己而活。我很怀疑他的价值观就是在当卧底时经历过跟这些词相关的事而扭曲掉的。


       肖望说在宾馆里被杀的女人是谁方木不会想知道,方木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么多的事,自然多这一件也没差,可是肖望不说,原因应该就是为了照顾方木的情绪,因为这个女人是汤小美,对方木来说是很大的冲击。


       后面故作阴沉的恐吓其实挺可笑,因为肖望根本没办法对方木下手,这种恐吓只能是他自我安慰,希望能让方木抽身退出。他应当很清楚方木是什么人,从此退出根本不可能,何况现在还知道了自己的黑警身份,稍微正常一点都会把这恐吓付诸行动,可他只是让方木回去老实做个文职,用 @Marmothole 的话来说简直就是变相在说“我爱你”(x 还什么亲手干掉你,这相爱相杀的桥段不要太明显啊,就你会说,有本事你做啊。


       方木在此后曾认输,想离开C市,并不是因为胆小,他去龙尾山的时候就已经没打算活着回来,所以不存在怕死的心态,老邢死后去杀梁泽昊,也肯定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对肖望的背叛心灰意冷,他逃避的不是危险和死亡,而是肖望带给他的绝望。


       老邢案子的调查组会议里,肖望也一如既往默默注视着方木,这心情怎么复杂法要问本人才知道了(。像画像里一样,方木临近结局再次开挂,连着肖望一起套进去。


       肖望跟着丧失理智的梁四海去复仇,确实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是方木这一连串的策划已经把他们逼得走投无路了。在这种情况下,肖望虽然跟着去了陆家村,但心里想的还是怎么自保,他跟梁四海只是互相利用,根本谈不上感情。说来也好笑,方木计划的成功,其实跟肖望的聪明还真有点关系,没有肖望,估计他们依然执着于村长家在哪,而没那么快找到祠堂去,可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而在枪战中,我觉得以肖望这种受过专业训练的刑警完全避开子弹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因为中弹而失血过多死亡,我觉得这是作者特意安排的,其一是为了进行接下来他跟方木的对话,其二是,我也觉得肖望这样死掉比被捕后受审并枪决的结局要好接受。肖望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从他最后对方木请求的内容就能看出,这种死亡方式对他来说或许并不凄惨,至少在最后,他能说上话的就是他最想说上话的方木。


       重点其二。


       肖望拖着最后一口气,极其艰难地和方木对话。虽然他说着应该早就杀了方木,可是即使在那一刻,知道自己落入了方木的圈套,也完全没有杀掉方木的意图。方木在检查其他人的状况的时候,肖望开的枪以方木的注意力是绝对避不过的,然而子弹只是从方木身边经过,显然目的不是为了杀方木,而是要引起方木的注意。还有后面因为陆大江鬼哭狼嚎妨碍他和方木说话而杀掉陆大江,我真的很有一种当时看K的时候猿比古对美咲说你只能看着我的感觉(x


       肖望对方木的圈套进行了正确的推断,并不无得意地告诉他景旭是自己杀的,这是确确实实的挑衅。前面有说过,比枪的时候肖望显示出了他跟方木一较高下的愿望,而现在,他的目的其实是告诉方木即使最后方木赢了,但是他做了什么自己都知道,而自己做的事方木却不知道,肖望虽然做事圆滑,但是骨子里心高气傲,他唯一看得上的人就是方木,虽然最后败给了方木,但是他也将了方木一军,我敢打赌他心里其实挺爽的(。还感谢方木帮他打扫犯罪现场,不把方木气死才怪(。这也是肖望把这些事告诉方木的原因之一。


       说完这些以后,估计肖望流了这么多血,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所以不能再大声说话,只能杀掉陆大江再扔掉手枪,好让方木走到他身边。方木过去后,这不要命的还讨烟吸,结果本来就失血,这下直接喷血了。方木潜意识里想要扶他,但是只是晃了晃,没有行动,而肖望一下就看出了他的意图,还笑了。我真的不知道该说是甜还是虐了。即使经过了这么多的事,在方木心里,肖望还是很重要的吧,所以当肖望有所求的时候,他还没听是什么事,就已经潜意识点头了。


       肖望那句“我真他妈喜欢你”简直虐cry,还有他之前低声说的那句希望有方木这样的朋友,大概是对方木心存憧憬吧。他决定当警察的时候,或许就跟方木一直以来所贯彻的道路是相合的,然而后来经历了种种,他放弃了正义和忠诚,背弃了警察之道,而这些,他在方木身上能见到,并且方木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他非常欣赏的人。即使背道而驰,即使永远也不能成为方木那样的人,还是忍不住注视和憧憬。这种憧憬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明知无望,却又心存希望(就像我憧憬赤饭一样,让我先哭一会儿QAQ)。


       就像之前说的,肖望唯一看得上的人是方木,他知道方木是什么人,但是仍然试图过拉方木入伙,可能是对自己唯一认可的人与他截然相反而产生恐惧和想得到方木认可的焦虑。然而他后来放弃了,事实上他也没有极力阻挠方木,甚至很多时候明知不会有结果还是陪着方木奔波,明知道方木对梁四海和自己来说都过于危险,还是干什么都由着他,从来没有要挟过方木,连唯一一次恐吓都是放空话,还是为了方木的安全。如果他动过杀方木的念头,那么一切都将截然不同,或许赢的就是肖望了。


       只是,对肖望来说,跟其他一切相比,方木更重要;而对方木来说,肖望终究还是比不过正义。这是注定的结局。


       再说回来,肖望向方木提要求,普通地看来,肖望是以录像带作为条件让方木答应自己的要求,但我觉得不是,虽然也可能是我把它复杂化了吧。这要求提出的时机很微妙,是在他察觉方木差点上前扶他之后。而他提到录像带和说出条件之间的顺序就更微妙了,一般说来,交换条件的顺序应该是:我可以把录像带交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说条件,得到回应后再说录像带在哪里。但是肖望显然不是这个顺序,他似乎急于把录像带的事交代清楚,在已经没有筹码的情况下,向方木说出了条件。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他希望方木能拿到录像带,而在察觉方木不由自主的动作后,他的条件不是以录像带为交换,而是在赌方木对他的感情。当然,录像带的事可能也是提升这种感情的手段之一,但我觉得他不是单纯的一物换一物。并且,肖望提的条件是以警察身份进火葬场,以他的智商和对方木的了解,这应该是没什么可能的,这一方面反映了肖望极强的自尊心,一方面就像我前面推测的,在试探方木对他的感情。而肖望提的这个要求,到底是因为在乎名声还是潜意识里仍心存憧憬,就不得而知了。


       肖望说了录像带的事,并不是作为条件交换那么简单。他大概也希望那些自己已经永远也用不上的录像带,能给方木带来帮助吧。就像他希望方木好好活着一样,直到最后,也在为方木着想。即使深陷于淤泥,方木也是他心里唯一一尘不染的存在,无论如何也希望护他周全,尽己所能地为他制造有利条件。曾经因为利益冲突让方木多次扑了空,这是最后一件能为这个人做的事了吧。冲突已经再也不存在了,自己无法活下来,至少方木还在。


       肖望的存款多达百万,可是他跟着梁四海那么久,并且作用非常大,这存款的数目还是太少了。不过由之前方木买手机时的对话和他请方木去酒店喝酒的情节来看,肖望花钱应该挺大方的。只是他到底为了什么变节?推力来说,是曾经派他当卧底的人做了让他仇恨的事,那么拉力,是名利,是所谓干大事的机会还是别的什么呢?又或者肖望本身也没有答案,一直迷失在边缘中。






补记


       隔一段时间这篇就有被挖出的动态,自己后来也回看了几遍,依然对肖望这个角色感触良多。


       关于肖望变节的原因,最近突然想起了一个词,成就动机。虽然或许用在这里不是很恰当,也只是一个猜测。我觉得肖望无论是当初要当警察,还是后来成了黑警,都有一种“干大事”的价值倾向,所以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自己能做成什么,是不是正义,其实并不是那么纠结。这么推测的话,感觉更能合理解释他的变节。方木在他看来是实现这种“干大事”的价值倾向的最佳搭档,所以他打从心底里喜欢方木。最初当警察,可能是觉得办大案能实现自我价值,看到了此间的肮脏后,又转变了方向,去当黑警。可能有出于对过去报复的一点,但更重要的是他想要自我实现的想法从未曾改变,而抛掉所谓正义以后,他有更丰富的手段去实现。


       因为不是跟上文一起写的,所以肯定会有点出入,不过我觉得本质上并不矛盾,要概括的话,大概就是,肖望可以用非常手段来达到自我实现的目的,然而他最终想呈现给他人的形象,却想符合普世价值观的正义。

评论(3)

热度(100)

  1. 乌拉子折原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肖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