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江笙 复明

【前言!!!】【是个系列小甜饼w原作没通读所以人设ooc剧情都是自设,不喜慎入!】

 像是什么细碎的植物被啃咬的声音,又绵长又嘈杂——牧云笙第三次被这声音惊醒,他总也睡不好,离开了熟悉的宫殿,不安悄然侵蚀着他。在一片漆黑里寻着微光,他对上穆如寒江的眼睛。熠熠生辉的双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甚至还屏着气,怪不得听不见他的呼吸声,这叫牧云笙忍不住轻笑。好像怕我突然消失似的......

  “是老鼠,都在外边,进不来。”穆如寒江突然开了口,声音放得很低很轻,跟平时的高声张扬截然不同,显出难得的温柔来。牧云笙不是没见过老鼠,他的寝宫和竹林里从不缺这小东西,只是实在有点多了,吵得很。其实他们走了这一路已是疲倦乏力,可牧云笙偏偏睡不着,刚刚充当枕席的衣物还有些热意,便轻轻拉了穆如寒江过来。

  “别守夜了,我睡够了,你歇着吧。”穆如寒江没有躺下,反而是一跃而起,不知从房梁上又摸了什么东西下来。他总是这样令人新奇,牧云笙想起自己还未完成的几幅画,暗自定下了明日若是得空作画的主题。“我想起还有件袍子...穿上暖和些。”嘴上说着手也一刻不停地把袍子给牧云笙裹上,还紧了一紧确认把人裹成一团才松手。

  “我不冷——”牧云笙拉过穆如寒江跟他一起躺倒在席上,把袍子解开盖了大半过去,“你的手好凉,再不睡明天怎么带我去看你的那些...部下们?”浅淡的青竹气味拂过穆如寒江的鼻间,他骤然生出股冲动,径直把人搂进了自己怀里,恰恰好偎在肩头。牧云笙从不习惯同人亲近,偏偏天地间冒出来一个穆如寒江,轻而易举打碎了他所有的习惯,还那样理所应当。“我觉得这样暖和,殿下靠着吧。”穆如寒江的无赖劲儿上来,就跟搂着他抢来的宝贝似的,非要牧云笙躺他怀里。能睡就行,牧云笙不和他计较那些俗礼,外边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没停止,世界却缓缓陷入了醉人的沉静,伴着他的呼吸和温度。

  结果最后先睡着的还是自己,牧云笙被潮热的水汽唤醒前后知后觉地想。支在城隍庙空地间的石盆里,水正冒起浓雾,旁不见人影。清晨还有些寒凉,牧云笙裹紧了身上的衣袍,左右寻找着穆如寒江的去向。石盆有些沉,他拿着件薄衣隔手,费了些气力才把它从火上搬下来。“寒江——!”他扯开嗓子喊了一声,虽然明白他是去找吃的去了,却觉得不喊他心定不下来。“殿下醒了?”应声而至的穆如寒江手里抓着个碗三两步跃到他的面前,头发裤子上还沾满了木屑。

  牧云笙登时笑了出来,他见到他总是这样愉悦。穆如寒江信手磨平了最后一点木刺,把碗递给他。“水凉得差不多了,殿下盛起来喝吧。”说着盘腿大咧咧往地上一坐,头上身上的木屑撒了一地。“都说了别喊我殿下了....”牧云笙看着难受,去帮他拍了拍头上的木屑。不料被人捏住了手腕,那手是和昨夜迥然的火热。似是被火一烫,牧云笙猛地缩回了手,抬眼正对上一张明晃晃的笑脸。“那我怎么介绍你呀?就说你是.....笙儿吗?”

  啧,脸好像比刚刚盛起来的水还烫。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