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贾尼】被奇异博士变成人类的Jarvis生病了

病弱贾我喜

Murphy:

三百粉了,为了庆祝,把二百粉时候的点梗写了…… o(* ̄▽ ̄*)ブ。


生病JarvisXTony


————————


“Sir……Sir?Sir!”
“我在,Jarvis!这就来!”托尼扔掉手里的餐具跳起来冲向声音传来的方向,“Jarvis,怎么了?”


好的,这画面有点儿不对。
几天前,奇异博士和斯塔克一起研究魔法和科学的异同和相互影响的时候,博士表示有些魔法是科学绝对无法复制的;而托尼本着科学可以解释一切的执念,表示,哼哼,呸!
于是,博士画着圈圈絮叨絮叨絮絮叨一顿之后,把Jarvis变成了真人。
然后一脸不屑的瞟了一眼陷入懵逼的托尼,自己画了道门回家了,留下托尼和躺在地上不着寸*缕一脸惊恐的Jarvis面面相觑。

“啊……呃……啊啊……”Jarvis躺在地上,看着托尼,嘴里发出啊啊的不明声响。
“……”托尼拿出电话拨号,“博士?很抱歉这么快就打扰你,但是……为什么你留在我地板上的大号裸*男看起来这么像Jarvis?
“哦……你把Jarvis变成真人了,而且魔法的时效不确定。……不不,现在科学不能解释,不等于以后不能,是的,我不会认输的,科学不会认输的。好,再见。”

托尼蹲下身,摸摸地上的裸*男,和颜悦色:“Jarvis?”
“啊……呃呃……”地上的人看起来很慌乱,似乎因为说不出话很焦急。
“别急,你从来没用过声带,说不出话很正常。”托尼笑的很官方,“稍微等一下,Jarvis,我有点儿事情要做,马上回来。”

托尼冷静的走到隔壁房间,关好门,仰天长啸……
“啊!!!!!!!奇异!如果你能做到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说!!!!Jarvis is ridiculously HOT!哈哈哈,thank you Doc!”
深呼吸,开门,脸上带着奇怪的红晕回到Jarvis身边。
“Hi,Jar,欢迎成为人类。”


比起兴高采烈的托尼,Jarvis心情就没那么好了。
他不能数据化身边的任何事物,温度,时间,能量流向等等,视觉只有眼前一点点范围,还需要重新学习说话,而声带这个东西他甚至感觉不到存在!
最糟糕的是,他完全没有办法随时追踪托尼的行踪。

“S...Sir”Jarvis腰上盖着托尼的外衣乖乖被扶着坐进沙发里,伸手拉着托尼不放。
“Jarvis,我得去给你找几件衣服穿。”托尼说着忍不住笑起来,Jarvis这样子太可爱了,“不然你会着凉的。”
“Sir。”Jarvis不放手,皱眉摇头,坚定的不得了。
“这是命令。”托尼一根根掰开Jarvis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然后就发现Jarvis另外一只手又抓住了他的衣角,“适应的很快啊,亲爱的。”
“Sir,不,不离开。”Jarvis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各种陌生的情绪和不可量化的外界刺激最终导致了恐慌发作。
托尼哭笑不得之际,内心被萌的想尖叫。好在托尼对恐慌并不陌生。
“好的好的,我不走,来,亲爱的,daddy哪也不去。”
坐到Jarvis身边,慢慢展开恐慌中蜷成一团的管家,然后尽可能的把人抱在怀里安慰着。心里感叹,Jarvis好大只。

“你真的会着凉的。”托尼感到怀里的人平静下来,无奈的感叹了一句,手动提高了空调温度,意识到自己没有语音控制系统可用了。
一下下抚摸着Jarvis白皙干净消瘦的后背,托尼觉得这点儿不便不值一提。

不知道过了多久,Jarvis学会了控制身体保持平衡,简单说,他会走路了,两个人终于离开了沙发,Jarvis也终于穿上了衣服。
托尼的衣服稍微小些,但也还好。出于某种奇怪的心理,托尼不想让别人知道Jarvis变成真人这件事,所以并没有让人专门去买衣服。

“Sir,Sir,我,什么也,做不了。”Jarvis好大一只满脸委屈的站在那,“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奇异博士。”托尼抬手揉揉Jarvis乱蓬蓬的浅金色短发,Jarvis随着托尼的动作歪了歪头,很享受的样子,“你现在是人类了,感觉怎么样?”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想,我喜欢您,接触我的感觉。”
托尼的心在听到‘我喜欢您’的时候重重跳了一下。

“好的,Jarvis,把身体当做装甲熟悉一下,你知道人类的各项生理需求和规律,很快就能适应的。嗯,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我不知道,Sir……”说着,Jarvis打了个喷嚏……吓到了自己。
托尼看着傻愣愣的Jarvis,叹气:“我早说过,你这么任性是会着凉的。”

Jarvis病了,感冒。
托尼原本觉得这是件小事,但他显然没有考虑到Jarvis从来没有生过病,而且是个分不清肚子饿和想嘘嘘的巨型婴儿。

“Jarvis,常备药在哪?”托尼不得不承认,即使Jarvis现在走路都不稳,但他依然离不开他。
“冰箱旁边的橱子里,Sir,我可以去……”
“不不不,你就坐在这里不许乱动。”托尼不想再看Jarvis摔倒了,练习走路让他白皙到夸张的皮肤留下很多淤青。
“可是,我可以帮忙。”
“不,呆在这里,不许动。”托尼急着去拿药,扔下一句命令就起身去厨房。
当托尼举着一杯感冒药回来的时候,Jarvis正在掉眼泪。
“Sir,我控制不住眼睛。”Jarvis表情困惑,但还算平静。
“呃……没关系,就这样吧……为什么忽然哭起来了?”托尼皱眉遮掩自己想笑的冲动。
“我也不知道,只是,您刚才说话很急,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帮您,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用处,然后这里有点儿难受,”Jarvis指了指心口,“眼睛就变成了这样。”
Jarvis抬头看着托尼,眼泪依然大颗大颗顺着脸颊滑到下颌,然后落下砸在他自己身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控制,Sir,我真没用。”

托尼快窒息了。
Jarvis脆弱无助的样子真美。
“别傻了,你怎么会没用呢,没有你我连瓶感冒药都找不到。”托尼深呼吸了一下,抬手把Jarvis脸上挂着的泪水抹掉,把另一只手里的药递给Jarvis,“喝了它。”

“Sir,不好喝。”Jarvis小心的含了一小口,然后一张嘴又吐回杯子里。
“我知道不好喝,但这能让你明天好受些。”托尼觉得人类Jarvis比AIJarvis好玩儿多了。
Jarvis皱着眉咽下药水,干呕了一下,托尼背过身无声的笑了一会儿。

“好了,现在你得去睡觉了。你会喜欢的。”托尼把Jarvis扶到自己卧室,帮他盖好被子后忍不住在额头印了个吻。
“Sir?”
“晚安吻。”
“是。”Jarvis的脸颊在昏暗的暖光中微微发红。Jarvis感到了脸颊上的热度,抬手好奇的摸了摸。
“Sir,您睡哪?”Jarvis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呃……”托尼挠挠头。
Jarvis默默向旁边挪了挪,空出一半空间。
“哈……好吧,如果你不介意,我就睡你旁边好了。”托尼看着Jarvis期待的眼神心里考虑了一下自己被传染的风险,然后忽略了它。

第一天,过得还算风平浪静……才怪。

半夜,Jarvis发起了高烧。
托尼被身边‘嗬……嗬……’的嘶哑呻吟声惊醒。Jarvis还有意识,只是脸颊红的不正常,喉咙似乎也肿了,偶尔压抑着声音咳几下,眼睛里水光闪闪。
“Sir...抱歉,吵醒,吵醒您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不咳嗽。”Jarvis扭头看着托尼,表情痛苦,“Sir,我是不是,要死了?呼吸好疼。”
“不,你不会死,别担心。”托尼心疼的不得了,把额头贴近Jarvis的额头试了试温度,“你发烧了。”
“Sir,您每次生病,都这么痛苦吗?……为什么连呼吸都这么疼。”Jarvis委屈的不得了,当人类真辛苦。
“并不是每次……乖乖躺着,我去拿退烧药。”
托尼翻身起来跑去拿药,耳边还隐约传来Jarvis微弱的声音说着,药,不好吃……

Jarvis不会吞药片。
托尼非常努力才克制了用手抓自己脸的冲动。
“就和喝东西一样,只是咽的稍微用力些。再试试。”
三秒后,托尼看着再次被呛的咳嗽不停的Jarvis非常忧愁。
“那只能这么办了。”托尼重新拿了一片药,碾成粉,拌进温水里,重新递给Jarvis。
这次Jarvis不只把药水吐了出来,舌头都伸出来不肯回去了。
“Sir……不想喝。”Jarvis被强烈的味道刺激的快要飙泪了。
“这个味道叫苦。”
“Sir,苦,不想喝。”
“如果不吃药,你可能会烧傻的,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了。”托尼威胁,“人类的身体很脆弱,所以生病了要吃药。”
Jarvis闭上眼睛吞完药水干呕了好久,这次托尼已经心疼的笑不出来了。

“Jarvis,家里有没有糖果?”
“在,在冰箱里,最右边的侧门下层。”
托尼跑过去挑了颗水果糖回来,剥开包装塞进Jarvis嘴里。
“含着,小心别呛到……感觉好些吗?”托尼小心翼翼的看着Jarvis的反应,内心柔软的不行。
“好多了……糖是这个味道啊,我喜欢糖。”Jarvis眨眨蓝眼睛,浅到透明的睫毛带起颗泪珠,又被抖下去。
“这个味道是甜。”托尼让Jarvis靠在床头坐好,吃完再躺下,自己也陪着坐了起来,随手把Jarvis的手握在手里。
“Sir,谢谢您。”
“喉咙很疼就别说话了。”
“是,Sir。”

药效很快,Jarvis昏睡了过去,托尼把管家慢慢放倒在床上躺好,看着睡梦中依然皱着眉的人,叹了口气。

你难道不知道,你是最不需要对我说谢谢的人。
因为你帮了我太多。
因为我喜欢你。
虽然我还不敢告诉你。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是我的,不管是AI还是人类。

于是,接下来的一周里,托尼都处于开头的24小时on call状态,直到Jarvis复原。


 总裁很辛苦,总裁很满足,总裁很幸福。 



评论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