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尼贾尼】Man in the Can(罐中人)5

超可爱的喵和贾

ever229:

【1-2】 【3】 【4】 【5】


5.


每天下午五时Galois先生都准时出现在Killian草坪,什么都不做,只是张望。十六个哈欠刚好是大地蹒跚着离开太阳所花费的时间。光线逐渐昏暗起来,远远看过去Galois先生姜红色的毛发像一团火焰,在色调沉闷的校园里非常显眼。Galois先生习惯了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因此丝毫不以为然。


一个穿着拖鞋短裤的男生从身边走了过去,Galois先生开始缓慢地直起身往外走。两件事前后没什么逻辑可言,Galois先生做事从不需要任何理由,所有人却都知道Galois先生永远正确。身边经过的学生们纷纷向Galois先生微笑致意,后者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眼皮都懒得抬起的样子。大家仍然热情不减,有几个女生跑近了些,拿出手机对准Galois先生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凑到了屏幕前一起发出“Awwwww”的感叹。


“Galois先生,今天也要去BakerHouse等人吗?”


这下Galois先生倒停住了,抿着胡子的嘴角做出一副颇为肃穆的样子。


“喵。”它答道。


啊,Galois先生开口讲话了诶——大家纷纷一阵感动,恭恭敬敬地给Galois先生让出了一条路,用虔诚的眼神目送它不紧不慢地走远。


 


Galois先生长三尺,体重不详,年龄更是一个不解之谜。依照生物学院的远距离观察,它应该是一只约三岁的公猫,但几个年长的老教授都表示早在他们刚开始在这所大学任职的时候,Galois先生就已经频繁出没在校园了。去年MIT官方推特举办的投票中,Galois先生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Stata大楼,CSAIL,Met Lab和Maclaurin Dome,成为全体师生心中最能代表MIT的标志。这个结果本身就略带讽刺性的意义。首先,以人类对猫的惯有审美来讲,Galois先生绝对算不上惹人喜爱。它通体姜红色,却红得很不纯粹。头顶和四肢混杂着几缕黄毛,嘴巴附近的毛发发黑,远远看着活像未经打理过的小胡子。一双铁蓝色的眼睛也总是过于严肃的样子,偶尔在夜间的校园角落里冒着光,看得人心里一颤。


Galois先生名字的来源说法不一,最广为流传的版本来自图书馆的平斯夫人。传说中这只姜红色的猫咪首次被发现的地点是在一本陈旧的Evariste Galois理论书旁,大概某个粗心的学生忘记把书放回书架里,Galois先生也因此得名。


猫咪Galois先生没有辜负这个名字代表的传奇色彩*(Evariste Galois是个传奇的数学天才,非常作死,推荐谷歌他的各种精彩故事),在这块也许是全美国最崇尚理性,科学和严谨的土地上,它打破了人类对猫的全部认知。它对人类不亲近,不躲避,不在意。一切已知的猫科动物弱点——猫薄荷,逗猫棒,好吃的罐头,甚至激光笔,在Galois先生眼里都不值一提。甚至有一年的仿真课上教授把期末项目的题目就定为“如何捕捉Galois先生”。尽管有不少人声称自己与Galois已经私下建立了特殊关系,截止到作者的发稿日期,仍然尚无任何人类与之发生实体接触的证据。那一年的挂科率也就可想而知了。


简而言之,Galois先生是一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猫,一只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猫,一只不科学,也不合理的猫。它充满谜团,是神秘的化身,在视好奇心和追求真理为信仰的一群年轻人眼中,再没什么比它更具挑战性的目标了。然而很多年过去,学生们来了又走,一届届国家的顶级理工人才纷纷在那双猫爪下折戟而归,Galois先生成为了一座难以攀越的奇迹,一个难以破解的谜题——直到他出现。


四年前的初秋,随着新一届学生入校,人们首次发现G先生固定的活动范围由图书馆和Killian草坪扩大到了几乎半个校园。这是几年来Galois先生作息首次出现变化,一时间整个学校纷纷猜测这其中的缘由。地理学院首次出动,跟随标记了猫咪一天的活动地点后与全校师生的课程安排进行交叉比较。还没等计算完成,却被推特上的一张照片抢先揭露了真相。


那是一张手机抓拍,没有定焦,看得出拍照者在极为激动的情绪下无法保持手机镜头的稳定。画面中一个肩膀单薄的男孩——绝对不超过十八岁——正趴在桌上浅眠,周围的摆设能推断出那应该是Stata大楼里某间教室。男孩的半边脸埋在手臂中,只露出一头柔软的金发,而在离他只有一只手掌距离的桌边,我们神秘莫测,冷若冰霜,万夫莫开,视两肢动物为弱智的Galois先生,正目光专注地注视着那位不知名的少年。由于图片清晰度欠佳,猫咪平日里凌厉冰冷的眼神居然看上去也称得上是温柔了。


——刚入学没多久的Jarvis隐隐察觉这个学校好像有很多猫,而且长相都非常相似,走到哪里都能看到。直到那张照片一夜走红,第二天的微积分课上他被教授调侃才恍然大悟到——猫其实只有一只,只是一直在跟着他到处跑。下课后同学们怂恿他去抱起那只小小的跟踪狂——毕竟当时还没有人能做到。他在大家狂热的眼神中无法说出拒绝的话,只好硬着头皮当着众目睽睽去向一只猫咪示好。


遗憾的是Galois先生并没把他当成什么特例,除去每天若无其事地跟在他身边以外,它一视同仁地拒绝Jarvis的任何肢体接触。Jarvis伸手去摸,它就退后一步。Jarvis退后一步,它却又跟上来一点,像个恪守原则的保镖,每天固定的距离内跟随他上课,做实验,泡图书馆,最后回到宿舍门口。比保护欲最强的父母还要严厉。时间一长,大家都知道工程学院有个男生是Galois先生的保护对象,看见它一个人走在路上总忍不住调侃一句:Galois先生,Jarvis还没下课吗。赶上它心情好的日子,还会收到一个是或否的回答,尽管对人类来说区别不大。


Jarvis拿Galois先生完全没办法,他喜欢小动物,一点也不介意有个毛茸茸的跟踪狂尾随在身后。偶尔从餐厅打包一些新鲜鱼肉放在远处然后看着它慢慢靠近吃掉。但被当做保护对象这件事——让一个自尊心颇强的男生总感到十二分的哭笑不得。学物理和学生物的人解释问题有截然不同的方式,Jarvis的室友十分肯定地认为他身上有什么人类探测不到的特殊气味,恰好对Galois先生有一定的吸引力。实验室的同伴却觉得猫咪只是形单影只了太久,因此和Jarvis一见如故,惺惺相惜起来。Jarvis平生做过最傻气的行为之一,就是撩起袖子向Galois先生展示他并不怎么健硕的二头肌,以表示自己并不需要格外的保护,可姜红色的毛团看到那只白花花的胳膊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于是Jarvis不得不接受自己在十五岁成功收获一位猫骑士的事实。


 


校园里的夜灯相继亮起时,Jarvis金色的脑袋跟着终于出现在路尽头的方向,像夜海中明灭的渔灯摇晃着慢慢飘到Baker House门口。如果人类也有耳朵的话,Jarvis的耳朵大概已经耷拉到脑袋后面了。


面对没有问好,也没着急走进大门的失意少年,Galois先生很难得地转过头,冲他动了动耳朵。


姜红色的猫咪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Jarvis,过了一会儿又眯起来,再缓缓睁开。视线始终没有离开他。


在它的世界里,这恐怕是表达关心的最大限度了。


Jarvis转过头和它对视起来,一向波澜不惊的淡蓝色眼睛显得有些失落。面对更为无害的小动物(至少毛茸茸的外表是最好的伪装),人类总会比平时多放下一些防备。


Galois先生抖了抖尾巴。


Jarvis眨眨眼睛。


他试探着把手伸过去,指尖才探出,猫咪的脑袋马上一转,盯住他的手,眼神严厉。


啊,果然还是不可以。


Jarvis的手指尴尬地僵在半空中。口袋里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他边接边推开门上楼,过了一会儿又下来了,赶时间的样子。


Galois先生还在原地,听到Jarvis说自己要出去和人吃饭时,露出相当不赞成的神情。


“Galois先生。”Jarvis拖着长调叫猫咪的名字,很有撒娇的感觉。“今晚天气很冷,请务必不要在室外过夜。”


它看着金发的小鬼转身走出大门,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


Jarvis不明所以地停下来,想了想又走回来,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下,在Galois先生身上打了个松松的结。


“这可不是温莎结…”他嘟囔着猫咪听不懂的话,声音温柔。“这样就保险了。”然后再次冲它挥手道别。


这次Galois先生没能发出叫声,它被围巾缠绕得有点不习惯,尽管浑身都是暖洋洋的,却只能眼睁睁看着Jarvis的背影消失在寒冷的夜幕中。


愚蠢的人类小鬼,忘记穿外套了。它想着。


姜红色的骑士把鼻头埋在那团柔软的毛线中闷闷不乐。天气阴沉,也许很快就有降雪。


它没有离开的打算。


 


TBC




原本的第五章太长了,所以分两章来发,这就当是一个过渡吧,下一章才是重点,隔一天发~


有很多小伙伴反应说罐中人里的很多专业词语看不懂还去查了,我表示真的只是在装样子而已,跳过去那些词也完全不影响阅读效果。以后一点点把注释加上好了~


仍然是,抱着Galois先生求评论,求评论!

评论

热度(98)

  1. 乌拉子ever229 转载了此文字
    超可爱的喵和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