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子

枕头要常晒,不然如何存放夜里的辛酸眼泪和发霉梦想

【龙蟒】357

龙蟒就是这样温馨啊

排队论:

严重ooc
时间轴混乱
脑补多雷





马龙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每个人能打到现在我相信都是有一个清晰的目标的。"


——



他收了东西等着秦志戬走过来跟他说几句话,然后问,"许昕呢?"



"吃雪糕吃坏肚子了,医护那儿打点滴呢!"



马龙点开手机,果然看见许昕发来的信息。



秦志戬见马龙垮了包,说"你去看他也行,别给他带吃的!"



马龙点点头,"我啥也不带,就过去看看他。"



许昕的卖萌短信里写着医生的药苦,要喝饮料。马龙直接给删了。



过去的时候许昕睡着了,队医那儿很安静,马龙看瓶里液体不多了,就坐下等着,两个人呼吸都浅,许昕睡觉也从不打呼噜,马龙就回忆上午的练习,想着周末要着重加练哪里。



医生进来的时候马龙正站起来准备叫人,医生把许昕摇醒说"小子我拔针头了,这次可别哭了。"



许昕从梦里醒过来,看见马龙直直站在旁边,高兴了一下,紧接着嗷的叫了一声,医生把粘在手背上的胶带撕下来,带下许昕手背上的小绒毛,这比拔针管儿疼多了。



马龙伸出手把他从床上拉起来,许昕装柔弱的靠在马龙身上,扶着脑袋跟医生说,"我看我还得在房间里休息一下午,头晕…"



医生说,"可以,你师父交代过了,说你缺了多少周末补二倍就行。"



许昕说,"头晕也要坚持,向马龙看齐!"



医生表示任务完成,马龙提了包带着许昕出去。



出了门跟许昕说,"这周末我加练,你也来吧。"



许昕在想,这可能是一场骗局。



许昕是被鞭挞的那种人,推一步走两步,秦志戬拿棍棍戳戳他,问他"你能勤快点儿吗?"



许昕当即闷头加练了两天,第三天早晨又迟到了。



秦志戬威胁似得说"把你绑马龙身上试试,看你好意思再说你自己勤快不了?"



许昕吐吐舌头马龙就在旁边看他等他回应,许昕说"不用绑,我主动看齐。"



马龙提交加练表的时候再次写上了许昕的名字。



许昕腰酸背痛的躺在马龙旁边的球台上,捂着眼睛避开直射的顶灯,问"师兄,我怀疑你是个机器人!"


马龙把最后一球发完,走过去说"我是奥特曼,有能量源。"



许昕说,"一个要拿大满贯的奥特曼。"



马龙想了想那个场景,一个奥特曼,戴着三块儿金牌,他挑眉看了看许昕,说"那你呢?"



许昕说,"我是直板,我不是奥特曼,我是怪兽。"



马龙又想了想,一个戴着三块儿金牌的小怪兽,怀里捧束花,两个人都戴着大三块儿,同时站在最高处,可以望着国旗升起,可以咬一下奖牌,虽然动作有点儿老土,然后会向观众致意,奥特曼和小怪兽手牵着手,身后别着名牌——马龙,许昕。



他把这个场景放在心里,黏糊糊的汗水连着衣服也不让他懊恼了,他勾住许昕下巴,"怪兽跟奥特曼一起登上最高领奖台时候该说啥获奖感言啊?其实我们是好朋友?"



许昕听到这里坐起身,颇为认真的想了想,"这事儿我得想想。"


马龙说,"我也得想想。"



说让他俩配双打的消息是先从陈玘嘴里说出来的,马龙听了以后挺开心的,请陈玘吃饭的路上问,"练双打是不是得天天在一块儿?"


陈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脑子烧坏了?你不就天天跟许昕在一块儿吗?"



马龙说"哪儿啊?我是说寝室会不会换回来?"


陈玘哦了一声,"那还是得申请,你们拿个冠军,自然就调回去了!"


陈玘想了想又说,"天天在一块儿不烦呀?还想住一屋。"


马龙点头,想了想最终啥理由也没找,就是想让他回来。




他们逐渐有了些采访的时候已经各自打出一些比赛来了,小打小闹也是闹,配了大学生双打,拿了冠军以后马龙青涩的跟镜头说,"许昕我师弟,直板,小直板。我和许昕配会一直配下去。"



话里很有底气。



许昕头发很蓬,乱乱的被少年抓出一个独特的发型,话筒指向他时候他看了一眼马龙开心的笑了一下,"跟马龙配的这场不拿冠军他会没收我游戏机的!作为搭档要增加到百分之两百的信任。"



记者问现在信任有多少了,许昕看了一眼马龙示意他来答,马龙说,"起点就是百分之百吧!现在可能150了!"



两个少年笑的眯了眼睛。



时光藏着掖着,不直接告诉结果,在漫长枯燥的练习中,让他们自己体会眼看那信任筑高楼耳听四方祝福肯定,体会和另一个人一步不停同举奖杯登顶的快意,谁知道呢,信任度几时到了二百,长大的少年发型更出众了,而那相视一笑里的情绪也再不是几句新闻语言就能说得清得了。




旁观者皆能看清,当局者总是困迷,拆双打的时候两人意料不及,都往自己身上找毛病。


在场上许昕失了球总是懊恼,马龙奶音带着飘儿说他,"大昕,别急。"


说几遍。让许昕把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可这次他俩坐在一起,只看着秦老师发来的信息,老师提前告知他们,一会儿大会时候正式宣布,马龙想回句为什么,被许昕压住手。


"肯定是逗你呢,今儿是四月一号吧!"


但许昕皱着眉头,比场上还拧,马龙看着他说,"咱俩犯啥大错误了?"



许昕转开头,把手从马龙手上收回去了。



马龙心里一惊,站起身来把门锁紧,"有人跟你说什么了?"


许昕说"你坐下,没人跟我说啥。"


马龙说,"你知道啥,我都道歉。全部都是玩笑话。"


许昕这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压迫住穿着拖鞋的马龙,"玩什么笑啊,不一起拿大满贯啦?"



马龙把许昕推远点儿,他觉得许昕正经起来让他有压力,在球场下的地方离得太近也让他呼吸加速,马龙走去冰箱给他取了瓶饮料,许昕接过去说"马龙,我也觉得挺行的啊!"


马龙心铺满一片酸,然后软下来,跳在床上问许昕,贴近耳朵问"是不是陈玘跟你说的?!"


许昕张着嘴,"不是,尚坤。"


马龙眼底腾起一片怒火,这是告诉多少人了啊?





他俩本想用拆双打的借口再住回一屋,被刘指导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刘指导留下马龙说了几句打太极的话,示意他球拍上不能站着人,球拍是干净的球拍,跟任何人任何事无关,马龙看他给自己掖着衣服边儿,急着点点头,行,行,行。他连说了三次,像是急于否定和避免什么。



刘指导拍拍他,让他把许昕叫过来。



马龙看许昕走进去有点儿没底,许昕进去坐在椅子上,一脸大义勇为的样子,刘指导被他表情笑出声,说拆你个双打你弄得跟不让你打球一样,没收你球拍啦?许昕做出委屈样子拜托拜托,"能不能别拆啊,好不容易搭配的不错了!"



刘国梁笑眯眯,"岂止是不错,是很好!"


"正因为过关了,再打来打去,找谁打?"



许昕没说话,默默听着以后的安排,"再给你配继科儿,还有跟大力,方博都配配,你自己挑。"



许昕心想,"说的跟我很随便一样,原配原配天设地对,给我弄这么多小妾干啥呀?"



他点点头拿着文件出了去。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彼此心知肚明,马龙得更专注单打了。



取消双打换成团体,他们俩个人没法一起站在奥运场最高处上咬金牌了。



许昕大大咧咧往马龙床上一趟,拿出手机来找饭店,"龙哥,今儿我请你吃饭。"


马龙也过去躺下,胳膊挨着,凉又烫,许昕伸出手主动抓了抓马龙的手,"他们让我跟别人配。"


马龙五指扣住他,"我早跟师父说了,今儿咱俩去喝酒。"


许昕又说,"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原配。"



马龙把手紧了紧,"一会儿多穿一件,晚上冷,你不是怕冷。"



许昕嗯了一声,用另一只手飞快的捂住眼睛,马龙探起身要抓开他的手,但许昕用的劲儿很大,马龙叹口气由了他去,许昕一把把他捞住扣在自己身上,"马龙,咱们赶快完成目标吧!"



马龙点头,下巴磕在许昕肩头,呆了一会儿他支起身给彼此加油打气,"我以后看你跟别人打双打尽量不生气。"


许昕笑开了,"你生气了就别给我递水,我就知道了。"


"你就知道什么了呀?"


许昕自恋的说,"我就知道你又在吃醋啊!怀念过去。"


马龙笑的抖,忘记了还在许昕身上坐着,许昕大手捏住他的腰,叹气似得求了一句"别动了行吗?"


马龙愣着麻溜的反身站起来挠着头窘迫,许昕把身子翻转一百八,脸埋进枕头里了。


马龙心想,这可不对。有些事不能反着来。




——



马龙走向大满贯之路的第一步时候许昕站在场下捏着拳头给他加油,马龙在赛场上总是生人勿近,带着锋利的气场,许昕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棉花娃娃,一靠近就会被马龙的刀锋割伤,棉花跑出来,会满场飞。



想这些无意义的事情总是走了神,也说不清为什么,回过神来比分结果出来了,许昕欢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举着拳头嗷嗷的叫着,满场掌声里他的欢呼微不足道的像小蚊子哼哼,马龙把球拍捡起来过来跟大家击掌,意气风发,许昕想,他怎么这么棒!



他回头看了看秦师父,带着自豪的笑容,许昕有点儿高兴,又有点儿难受,"我也要让师父露出那样的笑容,我也要和师兄一样强。"


他要等马龙一起回,被同队的队员拉走了,"马龙要接受采访拍照啥的,咱先回吧!"


许昕张着嘴哦了一声,人群里马龙抽空挡远远看了他一眼,指了指他的包。


许昕转身,跟大家一起离开的路上从包里掏出手机,马龙发,"我一会儿要见你。"


许昕回,"行。"



马龙跑回来敲开许昕房间,许昕伸出一只胳膊把他拉了进去,把一个自制的王冠给马龙扣头上了。



马龙嘿嘿嘿笑,额头太阳穴挂着几滴汗,许昕给他擦了擦,然后大手揉住马龙的脸给马龙做出各种丰富的表情,"你场上怎么那么吓人,还是这样子可爱。"



马龙想说的话都变成无意义的叽里咕噜声,许昕揉脸揉上瘾,直到秦师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两个人才停下,"许昕,你又把外套落场馆衣柜里了吧!吃饭时候去取一下啊,人又给我打电话了!不省心。"



马龙憋笑辛苦,许昕红着脸哎了一声,秦师父说完就离开了,许昕嘟着嘴吹气,马龙挪揶他说"大昕,人没丢就行。"



许昕更加气鼓鼓了。



——


许昕刚入国家队时候长得毛茸茸的,人家都说他长得像动画片里的娃娃。



"马龙的压迫不仅在球上,生活上。"许昕笑着说,跟记者姐姐撒娇,人家问他,你到底喜不喜欢马龙,许昕逃也似得跑了,还回头大笑着说,"你这问的是什么问题啊?"



在没人听到的分贝下,他嘴张张合合小声嘟囔,"你能不能也问问马龙呀?"


可人家不仅不问,更是在微博上圈儿他,问他你到底喜欢张继科还是马龙?


许昕倒地,怎么谁也爱问他这种问题,合适吗?


师父把许昕叫过去,问他"你最近怎么样?"



许昕刚入秦门,背着手跟背书似得说"场馆条件好,说伙食不错,说自己口音跑偏了,说一周打坏几十个球……"


秦志戬说,"说重点!"


许昕掐着手说"马龙…"


秦志戬说,"大声点儿。"


许昕说,"马龙梦游。"


秦志戬愣了一下,忘记在许昕搬进去时候提前预警一下了。


"那天把我吓了一跳,三点开了灯跟我说要去吃晚饭。"


秦志戬拍拍他,"吓着了?"


许昕说,"没,他怕黑,我下去一关灯,他就又去床上睡了。"


秦志戬说,"到底你俩谁把谁吓着了?"


许昕说,"可他睡我床上了。"



秦志戬每次谈起这件事来都笑得没了眼睛,拍着大腿,马龙许昕坐在座位上面面相觑,看着他们俩的囧事被师父用来暖饭桌气氛只能欲哭无泪。



晚上他俩给彼此打气,明天的公开赛都是外战,马龙说,咱都赢,然后直通资格就拿到了。



许昕点头,他们的生病开始在年轻的身体上初现端倪,他们必须赢高质量的战,为自己的进程加速。



第二天天气晴的不行。



最后在场外的马龙等着许昕一同离开,两位直通选手的背影越来越远。离开了媒体镜头长枪短炮的监视,马龙一直绷着的脸松下来。蓝天下,他盯着自己手心看了一会儿,扬起脸来笑的没眼睛了,"我手心出汗了。"



许昕听到这句话腿一软,扯着他的大外套跟马龙说,"抹我身上。"



马龙很顺从,许昕看他低着头抹的很认真,轻声的说,"师兄,你鼻尖也出汗了!"



他把他扯进房间,用咚咚咚的心跳贴近,马龙低他一些,伸上胳膊抱着他,"离我们的目标又近了一些。"



许昕把狮子脑袋放在马龙脖颈里钻,嗯嗯嗯…



他们早就说好的共同目标,更明朗清晰起来。



——



马龙已经只差奥运会一个单打冠军了,许昕看着差距有点儿急,明天是他的决赛,三大冠之一,他得拿。


比分很干脆,许昕比了个一,环绕场子里大家为他欢呼,他握紧拳,给自己鼓劲儿,他按照流程走完最后的领奖,合照,采访,背起包来飞奔出去。



带着蝉鸣,带着阳光,带着呼呼的风,用力的往前大喊,"师兄,"



"师!兄。"




夏天的汽水更容易爆炸,湿了衣衫的汗水没一会儿就干了,温度让受伤的地方也暖烘烘的,可以在水管上冲冲头,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去见想见的人,马龙转过身来笑脸吟吟的停在原地,皮肤在太阳下就像透明,马龙把包从肩头滑下去,慢慢的腾出两只手来,往前伸开。



许昕想快点儿再快点儿跑进去,这个周期的表现还不错,换个拥抱不过分吧,马龙对这种亲密举动一向吝啬。



彼此箍的很紧。



许昕撒娇似得说,"你这次没等我。"



马龙箍紧他,"你在接受采访啊,我给你买冰饮料去!"



夏天真热。





但没什么用,单打名额里没有他。奥运场。



已经拿过p卡的人神色有点儿黯淡,他们三个是分开训练的,不让互相影响,张继科单打完以后排出时间来和许昕练,他俩的双打很不错,刘指导在旁边鼓鼓掌,点头说"两小伙子我相信。"


更多的是身体体能肩膀的调整恢复,保证一个最佳的身体状态,许昕问了问体能总教,"马龙怎么样啊?"



总教点点头意思是不错,而后又笑开,"你们兄弟俩真有意思,分开训练就连说个话的工夫都没了?"


听着话是马龙也这样问他了,许昕摇了摇自己的左肩,做了几个平日里恢复鉴定的动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看着镜子里身后的总教说,"我恢复的也很好,你看。"




——



隐忍和克制,运动员做的也会比普通人好一些。


2015年,经历了很多。许昕发了誓要下苦功,让马龙叫他起床。


第一天在床上哼着不起,马龙哄了半小时,看着他的睡颜,转身出了去。


许昕错过早练早饭时间。过去时候正要开早会。他站在马龙旁边要说话,马龙叫了一声玘哥,迈开腿离开了他。



这一天整马龙没理他。怪他不负责任。对他自己说的话都不负责任。


许昕六点十分跟陪练说声抱歉,绕去马龙的球台堵他。


可半小时过去了,许昕在原地摇晃着,是在缓解叫了声马龙但没人回应的尴尬,看着马龙背对着他换了衣服整理球拍背包,晚上六点四十,一天又这么过去了。


许昕拦住马龙,马龙冷着脸说,"你别跟我说这些。"


许昕突然被吓哭了。一个25岁的大小伙子,


眼眶涌着泪说,我真的错了。


马龙直直走开。许昕被他身边带出的低压浪震开,踉跄后退了几步。


表情慌乱而迷茫。


马龙出了球馆一身红衣就融进夜色里了,他靠在门外的墙,脑袋往里面微微探了一下,许昕一个人楞在原地叉着腰仰着头无意识的晃悠,像个丢失的小孩儿。


马龙想,我如果连你起床的动力都达不到,那我们应该是错的。


他笑了一下,眉头紧皱,摇摇头攥紧包带迈步离开。



时光不比以往,好多机会以前是给,现在得自己拿。因为想要拥有的不再是新秀而是高手的称号。



许昕昨天夜里一个人写总结写到三点半,他头一次这样自发,像是想要彻底把他自己剖析开来一样,回忆他得的奖,也回忆他失的利,回忆所谓那些伤痕是男人的荣誉一般的勋章和荣誉,写未来,未来的比赛,未来的机会,最后他写"马龙在我的前面给我留了一个背影,我要追赶上去,一起前行。"



今夜他拿出一张纸,一提笔,手就软的不行。


他写,"明日早起。"



他在马龙单人寝门口压腿拉伸,马龙从屋里出来,对许昕这么早出现在这儿并没有一丝震惊的情绪,跟许昕说,"走吧。"



许昕点点头。




和张继科打双打时候马龙真的没给许昕递水,许昕场上呦呵呦呵打半天,回了寝室赖在马龙房间里不走。



"干嘛呀?"


马龙斜着眼说,"不干嘛!"


许昕说,"肯定是心里不好受了,想跟我配双打却没法子。"


马龙呵呵笑了一下,过来弹了许昕脑门,"我是看你场上表现我不满意!"


许昕抱着抱枕等下文,马龙说"战术上我没发言权,但你就知道就行了,我不给你递水的时候你就把对方打的满地找牙回应我。"



许昕歪着嘴想了半天,"这是跟我玩儿小情调呢?"


马龙表情凝固了。


许昕说"我知道了,你是让我再多点儿杀气!"小怪兽张牙舞爪的嗷了一声,面上挤出一个"很有杀气"的表情来。


马龙点点头,把手机递过去,李叔发的一张照片,许昕在马龙面前站着,跟个小媳妇儿似得,歪着脚,好像在求表扬。



许昕说,"李叔这天天就会黑我。"


马龙说,"把我拍的还是不错的,这个发型还行。"



——



人生如球场,转折点在哪儿猜不准,算球时候落球点也跟运动员们调皮,里约许昕过了生日,生日以后是他不愿意回忆的一天。



纵然里面有赢,可夹在中间的是他们运动员最不喜欢的一个字。



许昕觉得,目标被从手边从球拍下滑走的那个球打散了。


晚一点三十,里约,天气闷热,可许昕觉得冷,穿的长衣长裤,一个人坐在了楼梯间。


马龙先一步完成了目标,许昕想,我是不是从此就差一大截了?


他自我怀疑,怀疑乒乓球,怀疑这个世界。



马龙在楼梯拐角找到了他,"大昕,我曾追随过你的背影,很好看,还想看。"


马龙最知道许昕在想什么,他把时间空间都留给了他一个人。



许昕头一炸一炸的想着马龙的话,马龙说,许昕,我背影旁边的位置空着等你来啊,你敢吗?



小怪兽低低呜咽,举起持拍的左手看着纷乱掌纹,上面有一条叫乒乓球。很深很深的一条,贯穿生命始今…



他还得拼…用尽全力


马龙带着杀气看了一眼镜头,许昕看那个眼神,手冷冰冰的往脸上摸了摸,温热的泪水不知道啥时候流出来的,毫无察觉。已经回国一个月了。



许昕拿着甜水喝了一口,冲自己点点头,继续加油。


他每天拿着马龙奥运场上的表现鞭挞自己,梦里也是马龙杀气腾腾的吼叫,对比自己多年前垂着头转了身不敢看比赛的样子,他的内心是一个又没有了安全感的小孩,回到了从前。


带着成熟的躯体…


许昕一遍遍加练,用巨大的体力换取心里的一丝苏醒。


马龙这天参加完活动来找他,两个人罕见的都很饿,一起找了吃饭的地方,许昕问他,"我是不是就是反面教材?"


马龙捏住杯子,一字一顿的说,"你现在是2013年的我。那时候的我在你眼里是反面吗?"


许昕摇摇头,他们说了很多,喝了不少。


晚上十点,许昕摘下眼镜,他揉着眼睛说,"乒乓球真是个好东西。"



马龙说,"别揉眼睛了。"


你就一滴泪,在我世界就是大暴雨。


他说,"刘指导跟我说,球拍儿上别站人,打球跟所有人和事无关。"


许昕把这句话消化了,马龙说,"你穿着队服,在我眼里就跟奖杯似得。"



许昕觉得这话太高级,两个人都醉了,说话都文艺起来,马龙嘟囔着说,"我想拿,你想不想?"


许昕笑的眉眼都酸了,重新戴上的眼镜儿怎么隔一会儿就铺满了白雾?


马龙你语无伦次了你知不知道?


我想拿奖杯,我想拿你。


——


许昕说,"你穿着橙色羽绒服,在我眼里就跟橙汁儿似得,我想喝,你喝不?"


第二天清醒过来的马龙听到这句大早晨的疑似告白一头雾水。


苦想一夜的情话打了漂。



——



2017也是场大年大岁月,很多风波。


许昕能当着媒体称自己是"反面教材"的时候,心里已经不再拧着,全力冲刺下一周期。



他能说是马龙陪着他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马龙能说有许昕在身边他很安心。


岁月仍然在前行,马龙说的清晰目标还是每个乒乓球运动员想要取得的最大荣誉,许昕经历了很多,有了他自己的精神气,或狠,或稳,或快,或准,他的掌纹里乒乓球那一条仍然很深很深,和他的球拍手柄紧紧的贴合在一起。马龙说及胜负欲,握紧手里的那颗小球,他看看熟悉的球场闻着熟悉的味道,他说"谁知道呢?"





他的怪兽是要和奥特曼一起牵手咬金牌的。



——

评论

热度(172)

  1. 牧寒乌拉子 转载了此文字